违法不良信息举报电话: 029-63907150

明水坝记
来源:汉中新闻网 作者: 裴祯祥 发布时间:

唐肃宗乾元二年,即公元759年,安史之乱的战火正烧到中途,盛极而衰的大唐王朝岌岌可危,此年盛夏又值关中大旱,神州大地风雨飘摇,民不聊生。身为华州司功参军的杜甫,由于薪俸不能养家糊口,辞官西行,经秦州(今天水)至同谷(今成县境),然后沿祁山道南下,进入兴州(今略阳)境内,写出了千古名篇《积草岭》,其中有句云:“山分积草岭,路异明水县。”是说,从明水县这儿,道路便从西北向变为东南向。据史书载,明水县(后曾改落丛、鸣水)初置于北魏,治所在今略阳县西北落蕃水南,即略阳县徐家坪镇明水坝村,这也契合杜甫自陇南前往川北的行进方位变化。自汉至魏,兴州西北部仍以白马氐和羌人为主,所以在兴州东部沮水河即汉江流域设沮县时,沿西汉水嘉陵江流域便设嘉陵道,道与县同级,不同在“有蛮夷曰道”。

发源于秦岭主脊代王山南侧的东峪河,与发源于甘肃省天水市齐寿山的西汉水,作为嘉陵江的两条干流,最终于略阳县西一个叫做两河口的地界交汇。从这里开始,嘉陵江才算真正开启了她曲折回环、浩荡无羁的伟大行程。明水坝作为她们会合之后,所孕育出的第一个美丽的村庄,近两千年前即成为县治所在,亦可见出古人的眼界与襟抱。

这个叫做明水坝的村庄,前有大河,后有青山,而在大河的对岸,是并不甚高的一列姿态优美、起伏不定的连山,山顶上站立着一排峨冠博带般雄秀的柏树,遥对着这块风光绮丽、人丁兴旺的村庄。然后,从那山峦的石缝洞穴里,喷涌出一股澄澈、晶亮的泉水,在悬崖上形成一道优美、恣肆的瀑布,虎啸龙吟般日夜喧嚣,落入清幽寂静的嘉陵江。而这瀑布落下的途中,竟形成硕大、明亮的水珠,一颗颗、一串串沿江而下,在阳光下折射出绚烂的光彩,流经二三里地,直到河道变窄、水势跌宕之后,才逐渐消失,引人叹为观止。这一奇观被列为“兴州八景”之一,叫做“鸣水抛珠”。可惜的是,二十世纪七十年代已降,为了打通县城至药木院道路,沿嘉陵江右岸开山裂石,加之诸多原因导致水量减少,“鸣水抛珠”已不复昔日盛景了。

沿明水坝村口的一条斜路,可以进沟上山,行径一二里地,便得另一番境界。四围青翠山色环拱起来,中间由深厚的黄土堆垒,形成一个入口异常紧窄、内里阔大浑圆的凹地,背靠青山,俯对嘉陵,一级级台地上,左手散布着由青堂瓦舍围合而成的篱落小院,右手和梁顶上是蜿蜒的梯田。整个山冲平视如坛瓮,仰观是一把太师椅,因而得名坛子湾。不知何时,左手的山梁上,生出九棵黄连木,也就是卜子树,千百年来郁郁葱葱、秀丽非凡。人们于春秋盛日,每每登临此地,聚在树下讲古论今、议事纳凉,远望嘉陵江上渔船往来,熙熙攘攘;夕照月色下波光粼粼,如银龙摇头摆尾,逶迤而去,庄户人内心,也生出莫名的欢喜来。久而久之,这九棵卜子树之间,竟踩踏出道道土坎,如阶梯,似看台,与大树一起,形成独特的景观,村人称做“九卜十八坎”。后来,古树枯掉四棵,剩下五棵见证着历史的烟云,依然神灵般看护着这片土地。

前文说到,嘉陵江流域因“蛮夷”而得“道”,这是唐宋以前。在北魏以降的历次“民族大融合”后,大部分古氐羌人逐渐南迁,到了现在的北川、理县、茂县一带。又经过近千年的文明碰撞与风俗互渗,这一片土地成为羌汉混居、文化夹杂的典型地带,现在略阳的特产罐罐茶、菜豆腐节节,即是由此而来。到了明朝初年,高氏始祖携五个儿子,从四川溯江而上,来到明水坝,一眼看出这是一块足以安身立命、传家久远的风水宝地,于是定居下来,倚靠着秦岭山与嘉陵江的庇护,秉持着“耕读传家,孝善为先,施恩助人,俭以修身,敬业奉献”的古训,开始了渔樵耕读,繁衍生息。六百余年来,已经传至二十四代,逐渐扩展至略阳西北与东部的十多个镇村,涌现出鸿胪寺班高登第、光禄寺少卿高操、仁智将军高文运、定远将军高万章、乾隆进士高世熙等大批文臣武将,与这块土地各自成全、交相辉映。

与明水坝高氏同时或者稍后进入略阳境内,后来成为一方望族的,自南至北暨嘉陵江流域依次是马蹄湾梁氏、白水江封氏、任氏,自东至西暨西汉水流域依次是药木院裴氏、贤村马氏与西淮坝侯氏。这七大家族主要集中于西北一线,原因在于西北部土地条件好,在农耕时代,属于鱼米之乡。而东南部山大沟深、土地瘠薄,很不适宜人类生存。零散居住于深沟山顶上的人家,主要是为了躲避兵祸、天灾与瘟疫,从四面八方迁徙而来,所以大多是百姓杂居。由于地缘和门第上的亲近,这几大家族便以姻亲为纽带,相互来往,世代交好,数百年下来,形成了根深叶茂、盘根错节的亲缘关系。所以,作为裴家的后人,在任何地方遇到姓高、姓梁、姓马的人,我就无法跟他们攀扯辈分,从这家论,你可能比他高两辈;从那家讲,你又可能低两辈。所以我们常常达成这样的意见:走到哪里说哪里话,各叫各的!

明水坝沿江而下,总体态势是西北高东南低,是一个15至20度的缓坡,前后都栽植着大量的柳树、槐树与桃杏李树。几户十几户呈群落式散居,群落之间条块状的黄土地和沙地,种植着他们的蔬菜和庄稼,这样的居住方式使每户人家都不至离土地太远,缩短了下地的时间,减轻了劳动的强度。从现在保留的一些老房子,还可以看出那种全木到顶、雕窗画柱、砖石混砌、夯土为墙、覆瓦为盖的典型陕南民居形态。门头上大都悬挂着匾额,书写着“山水萦带”“耕读传家”这些古语。好像是一代诗圣在此留下了文脉,这里的人无论耕田、经商还是从政,大都喜读书、擅文墨。你随便在村中跟一个老人讲几句话,都能感受到腹有诗书后,那种非同一般的文化底蕴来。我想,正因为此,政府才将徐家坪中学放置在这个村庄中间,让四面八方的孩子们,浸润着淳朴的文化气息,接受文明与知识的洗礼,虽然后来搬迁他处,又很快将小学重建于此。

但这毕竟是农村,是由割麦、插秧、掰玉米、收黄豆,放牛、除草、施肥、灌溉、犁耕这些词语所围拥的生活世界。当你走进明水坝、坛子湾,去感受那些大树、小草、院落、鸡狗所构成的静谧与自然,你会不期然地想到陶渊明或者孟浩然的诗句来,而这才是他们的本然、天然与纯然。

责任编辑:王媛丽
评论一下
评论 0人参与,0条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

中国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12377
手机举报APP下载
陕西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29-63907152
汉中市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受理方式电话0916-2226631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61120180005
汉中日报社版权所有(www.hanzhongnews.cn) 陕ICP备17021504号  技术支持:锦华科技
举报邮箱hz_wxb@163.com  汉中新闻网举报电话:0916-2818532

陕公网安备 6107020200036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