违法不良信息举报电话: 029-63907150

袅袅怡溪春
来源:汉中新闻网 作者: 刘德寿 发布时间:

车在大雾中穿越,越往上拐,雾越浓郁,也越浑厚,许多峰峦和高山,几乎被茫茫云海裁成数段,让人分不清哪是山,哪是地,哪是天了。公路两旁毛竹密集成林,野草枯藤倒挂丛生,层林绝巘,活生生的世外桃源和仙境。

在朱家坪小憩,放眼望去,东山的云海波翻浪滚地涌来,以至于让人不可思议的陶醉其中,我在想,这大雾弥漫的早晨,究竟是云海在沉浮着我们,翱翔着我们,还是我们在依偎着云海,亲吻着云海呢?总之,在千里巴山腹地,高山云雾出名茶的理由已是不争的事实。不然,继如桂先生的秦巴雾毫诞生后,这云雾山中的又一方佳茗“怡溪春”茶就像一位洞房花烛的睡美人,她隐匿在风姿绰约的涩态中,是如此迫不及待地诱惑着我们的足迹和寻访。

直到大兴公路在楮河岸边的延伸和环绕之际,我们才不知不觉地来到了老场沟的山麓前,推开车门,一颗悬着的心随着双脚的落地,我们总算从高入云端的星子山平安地抵达了今天的目的地。前面是楮河岸边通往兴隆集镇的公路,后面是镇兴公路穿越星子山的崇山峻岭,而所谓的大桥梁,就是古老的班城在翻越星子山后进出兴隆的必由之路,它是班城和兴隆集镇的桥梁和纽带。在此,我们看到,在老场沟的山嘴嘴上有一飞檐翘角的小亭,亭小而精致,但小亭无名,更无楹联点缀,空空荡荡,不知落成了多久,又等待了多久。直到今天,她总算等到了我们一伙文友,主人实诚,文友们也更加兴奋,便纷纷给予她无尽的念想和慰问。同样如此,我虽然无语,但早已胸有成竹地赠她一联:

老山落日候秋水

怡溪朝阳偃旧涯

到了此地,你才知道那东山的朝阳是多么地珍贵,简直到了极致。你想,楮河的东岸,那穿云破雾的万道霞光和冉冉升起的一轮朝阳投射在焕然一新的茶山上,此时的大桥梁啊,此时的老场沟哟,简直换了人间。那么,这无尽的美,这慢长的等待,不就是怡溪春在今天的最好的写照?于是,我和文友们异口同声地称此亭为怡溪春的“怡溪亭”。

初临“怡溪亭”和老场沟,未及品茶,文友们就各自发挥了语言在精神领域和审美领域的暴动,于是,一篇《大桥梁的故事》在润芳先生的逻辑思维中诞生。同时,我们在别具一格的老场沟小河偏又情有独钟地领略了楮河岸边的“一河两岸”格局,那精致而腼腆的小河,从老场沟深处溢出,在距“怡溪亭”千米路程的沟壑中,还有两处更加秀美而逸致飞动的亭廊,亭廊之间的河面上,又有一东西走向的小桥,其间有流水,有人家,古道虽没,但空亭和小桥的两岸,已完全溶入古老的山水画中,空亭是永远的等待,是中国哲学和中国审美艺术的最高境界,而两岸却是亘古的遥望和守望。对此,两幅绝佳的楹联被润芳和友强信手拈来:

腾桥问春芳草远

怡水听波心境宽

这就是润芳先生的“怡水亭”了,顾名思义,那桥就叫“怡水桥”了。为此,面对长廊,面对群山,面对这满目清翠的茶园,友强出联更放旷,更豪迈:

怡溪春潮泽万物

满园嘉木越千年

这么美的画面,这么美的环境,这么美的茶山,当之无愧,那亭就叫“怡美亭”了。

面对怡溪,面对茶山,不想扫兴,我们只能徒步穿越老场沟和大桥梁的茶山了。

满山遍野的新绿,空气格外新鲜,是那种带着潮湿的新鲜,就像早晨那些带着露水的鲜花,美得醉人,但这是茶山的雾,是茶山的绿,虽然雾中,我甚至分不清哪是茶山和哪是青山的朦胧了。

置身山顶,纵观大桥梁茶山,那种育茶种茶的规模,那种气势如虹的建筑格局和其心灵的震撼,就像我喜欢语言的壮举,喜欢语言的暴动一样,也喜欢追求语言的力度,更喜欢下笔凌厉痛快,图个一泻千里,一舒块垒的大格局。

怡溪春。就是这样的大手笔和穿越神话的大格局。

最终,我们找到了大桥梁所处的地理位置,它位于楮河上游的中间部位,它的脚下,一方面是楮河的万古奔流,一方面是兴隆集镇日新月异的壮美蓝图,另一方面,这大桥梁地处四面环山的母亲怀抱,前面是连绵起伏的老山纵横,后面是崔巍高耸的巴山拱围,大有仓库重重、华盖累累的秀美气象。而座落其中的大桥梁,原本就是一位睡美人在此守望,她等待伊人,等待知音,等待自己的心上人已经千年万载,直等到两只乳峰高高凸起,丰腴的胸怀环抱着大桥梁美丽的茶山,从茶山望去,神话般的茶园和神话般的茶山路就像一座天桥,在绿色的茶园之中崛起,哦,这不就是时代中的大桥梁吗?这不就是怡溪春的大桥梁嘛?除此而外,又有神话般的楮河和神话般的兴隆镇,就像神话般的仙境,把怡溪春所在地的茶山舞台推向纵深和高爽。难怪,这地方又叫双乳山,顾名思义,她就是陆沉犀兕的茶山姑娘羽化成仙的归宿和去处,她就是仙女的山,是仙女的魂啊,但她也是母亲的山,是母亲的魂吧!

找到了大桥梁,找到了双乳峰,找到了怡溪春,我就找到了茶圣陆羽夫子终生寻找的那位仙女,也找到了犀牛成仙的原型和渊源,更找到了怡溪春茶山承前启后渗透历史的高贵之联:

陆沉犀兕茫茫群山吐新绿

羽化成仙袅袅玉壶醉乾坤

那亭,我就称她为“怡然亭”吧!

茶的始祖陆羽夫子大有魏晋名士风度,而“沉”在这里除了高风绝尘的隐逸、苦渡和修炼,更有静下心来修研自己的术业和成仙成道的野逸和其精神的酷美和升华。想当年,陆羽在茫茫群山和雾气腾腾的楮河沿岸,尤其在观音塘和犀牛洞采茶和制茶的艰辛以及茶山姑娘羽仙成仙的感人故事,就足以证明,大桥梁的乳峰,怡溪春的山妹,她就是陆羽夫子终生寻找的已经羽化成仙的茶姑娘。同时,陆羽与志和、裴休为友,志和隐居不出,二位问与何人往来,志和答称:“太虚作室而共居,夜月为灯以同照,与四海诸公未尝离别,何有往来?”志和的不来不去,乐在风波的精神,具有明显的禅者风范,与隐者态度明显有别。对此,每当霞光万道的清晨或烈日炎炎的正午,抑或是“夕阳无限好”的黄昏,我每每泡上一杯清香四溢、余味无穷的怡溪春茶,玉壶里,那荡气回肠袅袅蒸腾的清岚和香雾,我就仿佛看到了陆羽的茶仙和怡溪姑娘的芳容。

怡溪春,陆羽夫子的仙女和圣物,俨然一位才子佳人,一位古典的美女向我们走来。

这时候,面对珊珊来迟的茶姑娘,一向清高的冬盛兄,他依然不依不饶、依然独来独往地赶在我们的前面,去了与大桥梁遥遥相对的西山头,犹如万马奔腾的西山头,却在双乳峰的映照下,显得高洁、莽远和清纯。我估计,冬盛兄这样的行为和方式,是其“醉里乾坤大,壶中岁月长”的最好写照。所以,他一定早已填好,也早已神清气爽地有了结局。果然,不出所料,离群独旅的冬盛兄拿出了他的带着茶香的怡溪绝响:

环远皆山也

兴隆唯茶兮

宁静、淡雅、高古,其间饱含着浓烈的生命体验,这种大手笔的学院派风格,乃千呼万唤的怡溪春姑娘和怡溪春茶厂全神贯注地打造茶文化品牌而应有的硕果。

是啊,“闲亭扰云意,微霏袭茶香”。这是冬盛兄推出的第二幅精品,也是冬盛兄品茶、爱茶和献身茶文化事业的精神朗照,真无愧“梅花庵里客,端的是吾师”啊!

依依不舍地告别茶山,我不想留下遗憾,就对另一位好友盛峰兄说:“你一定得为怡溪春茶园留下精神产品。”未曾想,已是桃李遍天下的盛峰兄,百忙中偏就爽快地应承了我的恳求,并以最快的速度赐与佳作:

茗山晓清雾

雀舍啭茶歌

多好的的意境,多美的语言,不愧大师也。

而新林兄同样如此,在收到我的信息后,亦同样地文思泉涌,甘赐佳联:

清气怡情生翠岭

茶香养性满红亭

醉人的“怡红亭”啊!

我想,这是共同的理想,是彼此的情怀,是相互的信任,是无悔的追求,也是镇巴文化最亮丽的又一道风景。它既涵盖着民族文化的尊严和自信,又涵盖着本土文化的高贵和逸迈。

傍晚,我们回到小洋,回到怡溪春茶厂总部,她离我们今非昔比的班城很近,近得似乎能听见她的心跳,听见她的呼唤,听见她的回响。对此,我在想,一个从苦难中走来的民营企业家,一个立志脱贫攻坚和乡村振兴的创业者,他不把总部设在一个城市的中心,不设在古老的班城,除非特殊情况,他就一定有他的道理,有他的苦衷,有他的澡耀和高翔。在此,我们听听茶山主人符再军的心声:

“总部设在城外,一方面,它是古老班城的后花园,一方面,它青山绿水,闲云野鹤,是锻铸品牌的好地方。”

符先生志在高远,心系茶山,他成功的秘诀在于团队的合作和人才的使用,有了人才,企业的精神和追求就自然上升到了文化的高度,反过来,企业文化的繁荣,又助推了茶业经济的发展,这就是怡溪春茶业一路走来的制胜法宝,也是文化寻航和文化品牌在茶山扬帆的探索之路。

此时此刻,面对总部气势磅礴的建筑体系,我们在进一步品茶、座谈、交流的同时,我的心,我的魂却站在全县乃至全市茶叶产业的制高点上,始终忘不了我们的先贤和茶叶始祖陆羽夫子以及大桥梁的故事,这种水到渠成的激情和兴致,再次激发我的创作热情,几乎是同时,我就总部的拙联便脱颖而出:

陆沉犀兕万川绿野思先贤

羽化成仙怡溪纵横唤来者

她的横额“怡溪春”。

斜阳西沉,夜幕笼罩。在我们即将告别怡溪春茶叶总部的时候,未曾想,在总部,在小洋,在这片寸土寸金的沃土上,我们偏就遇见了县长叶稳太,他和勇健书记一样,都是镇巴茶业的总指挥,是镇巴茶业经济的推动者,在我们打造镇巴茶业品牌,提升镇巴茶业文化内涵的山道上,两位领头人可谓呕心沥血、功不可没。

是啊,怡溪春,你这天之骄子,茶之精魂。

责任编辑:王媛丽
评论一下
评论 0人参与,0条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

中国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12377
手机举报APP下载
陕西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29-63907152
汉中市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受理方式电话0916-2226631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61120180005
汉中日报社版权所有(www.hanzhongnews.cn) 陕ICP备17021504号  技术支持:锦华科技
举报邮箱hz_wxb@163.com  汉中新闻网举报电话:0916-2818532

陕公网安备 6107020200036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