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里陈村

来源:汉中日报 作者:作者 钟海丽

第一次到陈村,就觉得它是一个梦。

那时,常常觉得工作有些累,特别想找个山水缥缈的地方一个人坐坐,吹吹风,看看云,眺望一群群鸟从一个天边飞到另一个天边,把心里的压力悉数忘掉,把青春紧紧地攥在手心,涵养青年后期的一片葱茏。闺蜜知道了我的心事,就给我介绍陈村说,去那里看看吧,一定是你喜欢的地方。

她一个小地名一个小地名地给我串了一个线路,让我去找。那个周末,我的车在脑海里的地图上曲曲拐拐地行走,还好,四十多分钟后,我的车便停在了陈村水库的西岸边。

陈村水库并不浩瀚,东西两岸最宽处不过两里远的样子,南北有多长就不好说了。因为它是从前的一条河截流筑堤修成的。从前的河道都极不规则,河岸弯弯曲曲,蓄水后形成一些半岛,让亮亮的水面具有自然之美。西岸有几家人家,东岸的人家要多些。那些人家都是白墙黑瓦的土房,散在一些低矮的山坡边,有人家就有一些树,就有一些篱笆、炊烟、鸡鸣狗叫,就有农人在地里耕种……

我去的时候,是早春,阳光和风还没有给陈村涂上色彩,只是兼工带写的水墨画。

我在那里待了有一个多小时,山静水寂,天地是淡灰色的。水边有一条小船,用绳子拴着,船的影子映在水里。也许因为是我一个人,心里有一点淡得近于无的忧伤。人就是这样,内心要有喜悦,但不能只有喜悦,有一点适度的忧伤去平衡,就是最好的状态。

第二次,是和几个朋友一起去的。那时是夏天。夏天的陈村水库,有些满溢的感觉。它的水已经蓄到了最高水位,东岸的田地就觉得随时会被漫上去的水淹没,地里的庄稼绿得很浓。人家场院边的芭蕉叶伸得又高又远,白杨树上的黑鸟窝被浓密的树叶遮住了。人家后的山坡逶迤在碧蓝碧蓝的天空下,天也纯粹,山也纯粹,水也纯粹。

坐在西岸,能听到蛙鸣和田鸡的叫声,蝉鸣细细碎碎地传过来,陈村便有了无限的静谧。

西岸的水际,有一两棵柳树,树下停着自行车,那是钓鱼人的。钓鱼人如同蹲在水边的鹭鸶,很久才动一下。他们动少静多,给人时光漫渺悠长的感觉。

第三次,一起去的朋友中,有一个诗人,陈村水库便有了许多诗意。

西岸那棵孤独的苦楝树下,本地人支起了一座石碾子,一座石磨。它们离人家很远,不可能有人套上牛去碾、磨粮食,那碾子和磨盘也不可能发出什么声音。它们纯属装饰点缀。有了那碾子和磨盘,那里的时光就有了纵深,就把那个场景拉到了遥远的年代。

我们坐在那碾子、石磨上照了一些照片,照片上有着难以言说的岁月的厚度。

那一次,是仲春,陈村是油菜花的天下。油菜花是很亮的,让人家的两层小楼和林子都成了星星点点的岛屿。从西岸看过去,因为油菜花太亮、太黄、太泛滥,人便有些晕眩。

那天,油菜花的倒影把半个水库都挤满了,确实是“半江瑟瑟半江黄”。

和油菜花争奇斗艳的是那上百亩樱桃花,它们粉得像霞,让整个陈村更像是一个迷离的梦境。

陈村所在的南郑区是个多湖、多水的地方。南湖、红寺湖、白沙湖、冷水河、濂水河、汉江……都让这片土地旖旎诡谲,有着灵秀神秘之美。

可我独钟爱陈村。至今,不知已经去过多少次了。人需要在现实里清醒,也需要在自然里做梦。陈村,就是我常去寻梦、做梦的地方。

文中图源网络

编辑:刘丹


评论一下
评论 0人参与,0条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