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宝山

来源:汉中日报 作者:王文祥

宝山原是城固县东部的一个建制镇,毗邻洋县,2012年归并原公镇。一大早,我和妻共骑一辆摩托车悠哉奔宝山而行,如此零距离亲近大自然,甚是惬意。我们由县城出发,沿着湑水河畔“城小路”北上,行至原公大桥,又东折而南下。湑水河冲积形成的东西原公小平原坦荡如砥。路旁三三两两的村庄小楼密集,多以亮白的石灰粉饰,和周围的风景融为一体,彰显出“小桥流水人家”的陕南风韵。

我们停停看看,接近正午,抵达宝山古寺。这是隆起于宝山中部的一方丘地。从高处远眺,出自北山口的湑水河洁白如练、逶迤绵延,小鸟依人般投向千顷平畴。南秦岭青葱溢翠,天台山、珍珠山、洞阳宫山环水抱,湑水太极湾掩映其中。湑水河畔,近在咫尺的骆驼坡、斗山、伏牛山、升仙台、庆山分散“东南西北中”,形成“五山五行会局”的橘园景区大观。远观城固县城隐隐约约,居然有点气势。一些无名丘陵间,隔三差五有一片浩淼的水库或一镜波光灵动的池塘点缀其中。有了水就有了灵气,只可惜宝山无山!

踏进始建于宋宁宗开禧年间的宝山寺(蕙香院),感觉有些荒凉:仆倒的铭碑,乱堆的雕石,残垣断壁横陈,神像斑驳没落……时光回溯,风雨沧桑,一时恍惚置身于清代义军火烧宝山寺的刀光剑影古沙场!匪夷所思的是宝山遗址——两个不起眼的考古发掘坑,竟印证城固光耀青史的仰韶文化辉煌历史,且倒烟窖烧制术号称“中华第一窑”!寺内中轴线上有一通碑,为子夏山人(一说明代进士,陕西布政司分守关南道参议王文翰,号子夏山人;一说为明代方士,别号子夏山人)“夏日同城固三进士及熊(县)令登宝山”题诗。碑刻字迹金蛇狂舞,似识不识、似懂非懂。查证得知,诗曰:“宝山既到莫空回,谚语相传有自来。兰若蕙香名刹古,杨黄柳翠起谁栽。木龙脱柱颓轮藏,水鹳巢松依井台。为问三元读书处,桂云都是此中培”。古寺肃穆,古碑孤立,似乎无声地向游人讲述“白鹤叼水饮木龙”的古老传说——“蕙院木龙点染工,养成鳞甲欲腾空。若非神功撑持定,顷刻波涛起寺中”。2004年铸造的大钟悬挂于寺,上有铭文,可驻足静悟。宣传地灵人杰的壁画中,本土名人清代李可乔自然必不可少。李可乔应该和当地传说的斗山求学、两考江南的李学道是同一人吧(学道可能是主管教育的一种官职,名字与官职就混为一谈了)。几年前,一位老学究曾给上联:“三官庙,四角翘,五脊六兽”。我搜肠刮肚对了“十字街,百草堂,千秋万代”。他却沾沾自喜弄出下联:“一家人,十五口,七嘴八舌”。后来方知是李可乔的才思。唏嘘,老家伙陷我于“孔夫子面前卖文章”的窘地!

宝山寺是块宝地。“天下名山僧多占”,占尽风光的宝山寺的罗汉堂中,当地民间奇人制作的“五百罗汉”令人叹为观止。

下午时分,我们遛到寺后最为突兀的高地,高瞻远瞩才体味到宝山“一鳖卧岸、鸟鸣半霄、河奔脚下”的空旷意境。不知不觉已是日薄西山,我俩渐渐感到饥肠辘辘。这时候也就无心欣赏鸟语花香、流水潺潺了。于是,沿湑水河岸一条小道绕至洋县马畅地界,再渡湑水大桥返城固。

作者  王文祥

图源网络

编辑:阮雪梅


评论一下
评论 0人参与,0条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