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漫谈

来源:汉中新闻网 作者:陈冬梅

读书能增长见识、开阔视野、充实心灵、领略文字的美好及其丰富的内涵。而不同类型的书籍,给予我们内心的感受自不相同。

比如,在赫拉巴尔的《过于喧嚣的孤独》里,看到打包工汉嘉写给书籍一封充满爱意、忧伤、深情的情书。在妙莉叶·芭贝里《刺猬的优雅》里,作者用诗意、优雅的文笔,为我们塑造了一位爱读书、爱看电影、喜欢荷兰画派的“新型”女门房米歇尔太太,她与房客小津格朗之间的对话,犹如高手过招,火花四溅,灵魂高度契合,有趣的灵魂让我们心之向往。

比如,励志小说。柏瑞尔·马卡姆《迷人的流浪》,是她写给天空、飞翔、自由的心曲,小说语言精练、文辞优美、寓意深刻。而我更喜欢她的自传体作品《夜航西飞》,在一个个故事中,书里的每一句话,每一个场景都让人遐想万分。除了她个人独特的经历,坚强独立的精神,不肯向困难弯腰的个性,我更喜欢她讲述的关于飞行,关于自由的故事。伊萨克·迪内森的《走出非洲》,同样精彩,我喜欢把这两部小说归并成非洲之歌,这是她们写给非洲大地的一首赞歌。

再比如,爱情与人生的小说类型。毛姆在《刀锋》里,讲述真诚、固执、纯粹、善良的主人公拉里凭着怀疑,坚持寻找内心需求,不肯与世俗妥协的别样人生。而麦克尤恩在《赎罪》里为我们讲述了一个令人心碎的爱情故事。伊夫林·沃的《故园风雨后》,用美丽的文字描述了一位在杏花树下笑靥如花的少年的迷失、陨落。在阿摩司·奥兹自传体《爱与黑暗的故事》的小说里,一行行小心翼翼的文字,带领我穿行在爱与黑暗的时空,词语内敛、柔情,字里行间的爱,让内心慢慢静下来。

每部小说无一例外有着清晰的故事轮廓,情节曲折,打动人心,语言如丝绸,光滑细腻,像坐在临风的江畔,听着词语如溪水般汨汨流淌。作者无须讲什么深刻的道理,只是把一个个故事呈现出来,留给读者评判,留给读者回味思考。

有时,我会掩卷细思,回想主人公们悲欢离合的一生,思考他们如何扼住了命运的咽喉,不屈不挠,与命运搏斗。有时,我心疼他们的经历、心疼他们的一生。有时,我被故事情节、性格鲜明的人物形象、细节深深打动。读此类小说轻松,只需跟随词语、情节、对话转弯,跟着主人公的步伐向前走。像提着一盏灯,穿过大街小巷,在时间的长廊穿梭,从过去到现在。

还有一类小说,没有了中心人物、多个主线齐头并进,阅读起来很有难度。作者漫步的跨度很大,抵达另一个城市,只需要把书翻过一页。文字随意自由,阅读亦随意。但文字依然有着独特的魅力,慢慢走慢慢读,去了解一个更广阔的世界。阅读此类书籍,就像一大群跟在作者身后的朋友,翻山越岭,然后相逢,打打招呼,嗨,你好,拥抱,握手,再次出发。

有时,叙事平静,走着走着居然迷路了,跟丢了。不过,没有关系,因为它们故事性并不强,恍惚片刻,继续走。只要没有翻到最后一页,就能一路向前,认识更多的城市,结识更多的朋友,听见多识广的作者娓娓道来各种趣闻。此类作品不以情节取胜,但金句频出,离生活很近,更易引起共鸣,有些片段还是引导我们阅读的索引,担任导游的作用。即使偶尔分神也不用担心。跟着文字的步伐,走过一个个城市、村庄,它们的名字美丽而冗长,记不住也没有关系,路上的风景很美。文字照例简洁、明了没有任何修饰,只是陈述事实而已,言辞冷静、克制,只是将作者看到的、想到的、经历过的事情描写出来,但抛出的信息量很大,需要读者慢慢咀嚼、细细品味、一点点理解,然后慢慢消化。约翰·伯格《讲故事的人》、安伯托·艾科《带着鲑鱼去旅行》、列维·斯特劳斯《忧郁的热带》、卡尔维诺《看不见的城市》等等就是此种类型。

有的书评价很高,当你翻开书,读着读着发现情节、人物、叙事手法,都不是自己熟悉的风格,无法静下心来阅读。这时最好的办法就是把书放置一边,不要勉强自己阅读,更不要违背读书的乐趣。

喜欢的书,像一个问号,吸引着我们走进一座迷宫,解读心中无数个为什么。它吸引着你,一心想揭开谜底,即使是龙潭虎穴,也有一探究竟的决心。共情应该算是读书的最佳境界吧。跟着主人公一起晃晃悠悠、翻山越岭、从这里到那里、在时间的河流里行走、亦喜亦悲、感同身受、自顾唏嘘。只有翻到了最后一页,一切尘埃落定,才不由一声叹息结束旅程。

有时读完一本书,会琢磨它的教育意义或者这个故事给我们传递什么思想。但我们不能要求的太多,一本书能吸引我们的目光,不由自主、满怀期待地走到了结局,就是一本好书。阅读中,我们享受了读书的快乐,在一行行文字里、段落里,接触到各种知识,了解到城市、时代、环境的不同,解读了书中的人物经历,收获了一个让自己难忘的故事,在记忆里留下文字的芳香,这样就好。

最舒心的时候,就是翻阅一本本心仪的书,跟着文字去旅行,在旅行中咂摸文字的味道,品味读书的乐趣。

编辑:鲁克良


评论一下
评论 0人参与,0条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