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见尺蠖,又陪花坐

来源:汉中新闻网 作者:雍小英

晚上下班后陪花坐了二十多分钟,做了一些花事:收拾落在茶几上的花瓣,芍药花瓣撒在苹果海棠的大花盆里,毛茛的黄色花瓣撒在君子兰身边,剪下来的开谢了的长寿花朵撒在双色茉莉盆中。

促使我离开花儿写字的原因,是我忽然发现了山毛茛上胖胖的尺蠖。这个小家伙又来我家了,它在家里整整生活了七天,七天里,我中午、晚上都陪花坐,竟然没有发现它。

网络配图

今晚上,我终于看见它了。尺蠖呀,你这个吃货呀。

三年前,你曾光顾过我家。现在你又悄无声息地来了,中午,我擦茶几的时候看见黑黑的小颗粒,怎么没有想到是你的呢?三年前,你吃的是七里香,那是四月天从回老家的路上被带回来的。三年后,你吃的是高山毛茛,是立夏那天从南山之巅带回来的。这一回,我直接想起了《尺蠖赋》,这顽强的会享受的小家伙,当得起王禹偁的赋来夸你。“知进知退,造几微于圣人;一往一来,达消长于君子。物有以小而喻大,事可去彼而取此……其行也,健而不息;其气也,作而不衰。”

因为你,我的第一本散文集有了好听的名字《吃花的虫儿》。莫非,在这个悲伤的春天,你是来提醒我要恢复三年前的好状态,简单、明快地生活?

花儿和尺蠖是深夜最稳妥的警醒和陪伴。

在阳台转悠的时候,最喜欢看瓷盆中的“小荷塘”。去年秋冬季节,我看它没有长相,放在一个角落,没有浇水,泥巴和浮萍全部裂开了缝,像干旱地区的黄土地。有一天中午闲着没事,浇了一些水。我原以为小荷藕和浮萍已死掉了,没料到今年初春的时候开始返青,半个月的时间,我的小荷塘又成规模了。

看完荷塘,一转身就能看见放在玻璃窗前的海棠,好友送我的时候是一树繁花,朵朵五瓣的花儿粉粉的很是好看。花谢之后,结出了黄豆大小深紫色的小果子。曾经长过蚜虫,现在长成了大树,要冲出我的阳台去追白云了。记得当初我也是深夜看花,总是看不够。东坡说得好:“东风袅袅泛崇光,香雾空蒙月转廊。只恐夜深花睡去,故烧高烛照红妆。”现在,我看它的叶怎样从嫩红变成青绿,那十多颗果子怎样一天天长大。

闲花野草抚慰人心,风雨四季,明媚鲜艳,荣枯随意。只以本色取悦自己和喜欢她的人,忽然想起东坡那句“人间有味是清欢。”陪花坐是另一种清欢,无言,清寂,干净,美好。

编辑:鲁克良


评论一下
评论 0人参与,0条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