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悲伤留在心里

来源:汉中新闻网 作者:韩景波

从早春到现在,我没写过一篇文章,偶尔能见到我在报刊上发的文章,那都是朋友约稿,盛情难却,聊发旧稿而已。不想写,也写不出来丁点文字,因为妈妈走了。辞旧迎新,新春正好,妈妈却在樱花如雪的时候不辞而别……

人生痛极,只有无语,和默默地自我承受。那些年阅读《红楼梦》至第七十八回,看到宝玉得知晴雯死讯时,虽“一心凄楚”,却还能想到为晴雯在“芙蓉前一祭”,写一篇“洒泪泣血,一字一咽,一句一啼”的长文,“用晴雯素日所喜之冰鲛觳一幅,楷书写成,名曰《芙蓉女儿诔》,前序后歌。读到此,为宝玉的情义,我心有慰。可黛玉死后,最该悲痛的宝玉为什么不写祭文呢?当下没写,以后也没有。到现在,我才明白,人在真正的悲伤时刻是说不出什么,也写不出什么的。生离死别的伤痛,只能留给熬过漫漫长夜的自己,这是人生中的一种无奈和孤独,就像陶渊明《拟挽歌辞三首》中的诗句:“亲戚或余悲,他人亦已歌。死去何所道?托体同山阿。”

网络配图

悲痛是一种个人的秘密。说出来固然可以解压,但最好留给信任的亲朋挚友,留给静夜,留给岁月。面对至亲至爱者的死亡,最好的方式,是把最痛彻的思念,化为对生命最真实的敬畏,和最热烈的拥抱,代替逝去的人,努力地好好活着。

文章写到这里,妻子打电话说孙子满月从西安回来了,怕回到山沟的家里不方便,就住在城镇我家买的高层楼上,要我赶紧上街看孙子。陪妈妈多年,我已在山沟的家里住惯了,有山有水,有红尘一角的宁静,现在为了儿孙,我该学着去适应。妈妈走了,孙子来了,薪火相传,生生息息,心怀五味,依然向前,像我的98岁老妈妈一样,活一天,也要为儿女们操心一天,直至最后。妈妈的最后一刻,还催我去睡一会觉,怕累了我。我睡了,她走了,给我留下了无尽的悔。

“你的重孙回来了,我得上街去接,妈,你就在家看着门。”临出门,我跪倒在妈妈的牌位下,告诉她。在外工作几十年,每次出门我都这样叮嘱,给妈妈打招呼的。父亲走得早,妈妈一人在山沟的老家里为我们守着一个四世同堂的大家的根,让我们回来有家有温暖啊!

出了门,我到水池边洗去脸上的泪迹,不忘在我养的花草里,剪一束开得最好的花带上,还特意带上一盆叫钱串子的盆景,要送给第一次见面的孙儿……

编辑:鲁克良


评论一下
评论 0人参与,0条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