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望一棵香樟树

来源:汉中新闻网 作者:王印明

回一趟曾居住过的小区,只为去看望那棵孤零零的香樟树。

二三十年的工夫,那棵香樟树已高达二三十米,直径有四五十公分,枝繁叶茂,树冠如盖,遮天蔽日。立春刚过,香樟树铆足了劲儿地生长,散发出淡淡的清香,充满无限的生机与活力,仿佛在为这片老旧小区点睛。

其实,那棵香樟树是我看着长大的。

上世纪九十年代初,这棵香樟树只有锄把那么粗。香樟树容易成活,对土质不怎么挑剔,只要有足够的水分、阳光、空气,就心满意足了。有时,我想,如果人类都能默默无闻无私奉献该有多好啊!

那个年代,小区有管理员,干净整洁,环境优雅,香樟树像小孩子一样享受着被抚育的待遇,水泥路给它们闪开了一条道,它们也站成两排,护佑着这方美丽的家园。

这是我曾居住过的小区,这里生活着单位的同事,还有与单位相关联的一些人。相处时间长了,人与人之间就有感情了,当然,也包括院子里那些香樟树。

走进小区门,一切都很熟悉。进入小区要穿过一幢楼,往里走是一个尺子拐的样子。楼房都是六层高,一栋坐东朝西,另一栋坐北朝南,进入小区拐弯处,有一丛竹子,紧挨着花园,郁郁葱葱,很有精神。再拐一道弯进去,有一个小广场,有象棋桌,乒乓球、羽毛球活动场地,规划有序,整齐统一。如果稍微留意,就不难发现,整个小区栽植最多的还是香樟树,分布在曲径通幽的水泥路两旁,更像有意为活动场所遮阴凉。

俗话说:十年树木,百年树人。没过几年,香樟树树冠如盖,枝繁叶茂,长势明显要比桂花树、雪松都旺盛,自然成了鸟的王国,我曾多次在作品中提到这优雅的自然环境、都市中的天堂,以此为题材的文章还参加过征文比赛获过奖。

其实,在纷杂的都市,见惯了车水马龙,霓虹闪烁,类似这样的公共场所,在城市里很罕见。闲暇时,节假日,有下棋的,有打乒乓、打羽毛球的。有人在围观,有的在助威,像是在看比赛。小孩子学跳绳,玩游戏,甚至捉迷藏,极像我们小时候在农村的快活样子。

盛夏季节,骄阳似火。香樟树下成了乘凉的好地方。老年人端上凳子,坐在小广场旁,或谈笑风生,或家长里短,连树上的小鸟也叽叽喳喳,没完没了。我虽然不怎么喜欢热闹,但这种闲情逸致,让人羡慕不已,有一种回归自然的感觉。

当然,我更感兴趣的,不是一点点怀旧的情绪,而是从老人们不经意的回忆中,抓住一些富有感情色彩的碎片,满足一个写作者需要的素材。因而,我常常与他们打成一片,了解一些人,以及过去的故事。

家属院曾被评为文明小区,仅这一块牌子,就能想象出某个时期拥有的辉煌与荣光。谁料想随着时间流逝,一切乱了套,“我的地盘我做主”——有摘花折枝的,有乱扔垃圾的,有乱写乱画的,更为让人气愤的是,竟然还恶意破坏绿化苗木。

有一年,转角处的香樟树皮被烧焦。曾有人说,深夜在那棵树下看见过“鬼火”,但只能当作天方夜谭。再后来,一个偶然,身为管理层的我,竟在光天化日之下,见有人用烟熏火燎的办法使坏,桶一样粗的香樟树遭受了“重创”。

现在,小区已经实行自治了。但那棵香樟树根部有明显的烧焦的痕迹,顶部被锯掉,两三根侧枝,像无头的身躯,手臂伸向辽远的天空,遍体累累的伤痕在诉说着往事,不由让人伤感不已。这也是我早早搬出去住的另一个理由。

香樟树勉强地活着,而我一直担心着它的命运。我仰望着那棵香樟树,它悠然自得,顶天立地,像悬挂在蓝蓝的天幕上,更像一幅精致的水墨画,让人有一种悲壮的美感。忽然,有叶子飘下来,那不纯粹是新陈代谢,而是呼唤另一种新生力量。

天边,夕阳像火团,以熊熊烈焰衬托着这棵香樟树,甘愿成为这棵香樟树的背景。而我,就在夕阳下,就在这沙沙作响的绿叶舞蹈下,静静地仰望着它。在与这棵香樟树的对视里,时光静止,万物隐去。

编辑:鲁克良


评论一下
评论 0人参与,0条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