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篇小说《唱河渡》第48集

来源:纪青云微信公众号

作者:杨志鹏 | 演播:青云 | 录音合成:高毅

凌晨四点,钱黎青在上河渡大桥投了江。第二天早上七点半,是上班的高峰期,大桥上一片繁忙,来往车辆穿梭而过,有人注意到桥头的路牙子上,停了一辆宝马轿车,但整个景象与往日并无不同,就连整个河面也没有表现出任何异常,匆匆忙忙的人群,不会想到几个小时前,一个人从这儿跳下去了,他的尸体此刻就在水面下的某个地方。

上午八点半,市委在三楼会议室召开市委常委会,通知郝东水列席。郝东水匆匆忙忙赶到会议室,刚坐下,韩市长宣布会议开始,接着组织部长宣布了一项市委干部任命:经市委常委会研究决定,郝东水同志兼任上水市旅游投资开发管理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待干部任用公示无问题后,立刻上任。

郝东水以为听错了,当市委书记季平信开始讲话时,他才确信是真的。季平信说:“上水市建设旅游强市刻不容缓,新近成立的国资全额投资的上水市旅游投资开发管理集团,承担具体落实整合全市旅游资源、负责重大项目开发管理的责任。之所以选择郝东水同志出任董事长一职,基于两点,一是他打造开发唱河渡新区的成绩和经验,二是他提出的这份切实可行的方案。”说着,季平信把手中的方案拍了拍,他说:“我和韩市长还有其他几位常委看了,都认为这是一个促进我市旅游发展的很好的思路,剩下的就是怎么落实。不过这次,组织没有提前征求东水同志的意见,这个会议就算是集体谈话,东水同志如果有什么意见,下去可以交流,但这副担子从此刻起就应该挑起来,这是市委对你的信任和要求。”

郝东水在听到这个任命的第一反应是,脑袋一片空白,因为在他见到和听到的干部任命中,从没有过这样的事,既不征求意见,又不提前通知,当面宣布,而且是在重要场合,让你没有任何回旋的余地,更让你没有任何选择的权利。在他的内心深处,他有强烈的抗拒情绪,可当他听了季平信的解释,他倒平静了几分,不是因为作为市委一把手的季平信对他的肯定或表扬,而是他理解了季平信为什么这样做。实际上,在季平信让他提交关于上水市大旅游产业方案的时候,就已经决定了让他承担这份责任,只不过用另一种方式,启发了他的工作方向。就他目前的工作状态,确实够累的,新区的发展处在一个关键时刻,高新技术产业招商压力很大,唱河渡生态文化公园商水长街的重新启动,美术馆、长河楼、博物馆等几大场馆工期迫在眉睫,这些已经让他分身乏术。夏清河的出事,更让他一时难以调整好情绪。正因为季平信十分了解他的状态,加上他曾拒绝了市委关于让他兼任城市投资建设集团董事长的要求,才用这种办法施压,不但表明了季平信对他工作的认可,而且表现出了充分的信任。他懂得在重大的事情上,可以推一次,但不可以推第二次,他并不怕别人说他缺乏担当,而是作为出身贫穷农家的子弟,在官场上遇到赏识和信任的领导,是一件多么不容易的事,所以,他没有再次拒绝这个任命。他调整了一下情绪,冷静地说:“感谢市委的信任,我会尽力担当起这份职责。有关想法,我再单独抽时间向领导汇报。”

季平信见郝东水表态接受了,就说:“东水同志如果有其他事,就去忙吧。”

郝东水起身,向季平信点了下头,走出了会议室,这才看到侯山川打过来的几个未接电话。

侯山川因为昨晚与钱黎青聊得太晚,一觉睡到九点才起床,洗漱完毕后,他打开微信,发现钱黎青发来的文件,打开一看,如五雷轰顶,急忙给郝东水打电话,可是拨了三次也没有人接,他立即报了警。他第一个到达现场,看见钱黎青的车停在桥头,知道一切都晚了。平静的汉江,因为拦河大坝的作用,水流变得极为平缓,像已展开的巨大的蓝色幕布,铺陈在河道上,此刻,在阳光的照射下,发出银亮的光波,除了几只鸟儿在不远处戏耍外,整个水面一如往日,好像根本就没有发生过什么。侯山川望着水面发呆,他无法猜想钱黎青究竟从什么位置跳下去的,更无法理解他跳江时的心情,昨晚他们聊的话题虽然沉重,但钱黎青并没有表现出异常。

就在侯山川还没有醒过神的时候,警察赶到了,很快打捞队也来了,警察封锁现场后,只给大桥留出两条车道,打捞队按照常规打捞,两个小时后没有结果,一般来说,只要打捞的工具触及尸体后,就会很快浮起来。可是打捞队探过多次没有结果。十点半时,侯山川才和郝东水联系上,郝东水说他刚才参加市委常委扩大会议,手机调在静音的状态。听了侯山川的报告,郝东水立即沟通水利局,经过分管副市长同意,开闸放水,以降低水位。三个小时过后,唱河渡大桥河段水位降到了最低,打捞队再次行动,触及深潭的底部,他们钩住了挂在钱黎青腰间的茅台酒,随即钱黎青的遗体也漂了上来。

有遗书作证,钱黎青的死亡排除他杀,被认定为自杀。三天之后,侯山川按照钱黎青留言的愿望和家属的意见,将钱黎青的骨灰撒在了他跳下去的地方,并将他身上捆着的两箱茅台酒洒进了河里。侯山川对着河说:“钱哥呀,我知道你好酒,也爱和别人共享好酒,你一定会找到酒友。希望你没有了人间的烦恼,早点来投胎,也许我们还能相遇,如果有缘再见,我们还是好兄弟。你儿子的事,我肯定会上心,当作我的儿子一样,让他上好的大学,成为社会的一个有用之才。”

侯山川的絮叨,当然不会引起任何回应,旁边站着几个朋友,以为他在说鬼话,而平静的江流,连一个波浪也没有,依然平缓地向前流动,与往日没有任何区别,就连撒进去的骨灰,也瞬间潜入水中,没有了任何痕迹。

经小说作者本人授权转载

编辑:刘丹


评论一下
评论 0人参与,0条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