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篇小说《唱河渡》第45集

来源:纪青云微信公众号

作者:杨志鹏 | 演播:青云 | 录音合成:高毅

穆小蝶和郝东水在一起,她总觉得郝东水说话总是一本正经,好像他此刻在做一个失足女孩的思想工作,或者是在批判社会上的丑恶现象,根本不是和一个漂亮的女人在聊天,更不像和即将发生风流韵事的女孩在调情。穆小碟在这一刻,对郝东水产生了既敬重又不知所措的复杂感受,敬重在于眼前这个男人,不是一般直奔主题的浅薄之辈,而是一个心地善良的长辈。不知所措的是时间过去一个小时了,她不知道该如何完成老板交代的事情。她只能接着郝东水的话说:“主任可以把名声正过来。”

郝东水笑笑说:“我能正过来,可在别人眼里正不过来。”

穆小碟不知道该怎么接这句话,好在郝东水转换了话题,说:“你刚才不是说,你的母亲动手术了,现在恢复得怎么样?”

穆小碟说:“过一段时间还得化疗,每月用药得三四千块钱。”郝东水说:“负担不小,你一个月能拿多少钱?”

本来她想告诉他实情,可一想,一个参加工作才一年的大学生,月工资八千,超出了常规,这个男人很可能把她想象成一个坏女人。那样的话,他一定会看不起她,钱老板晚上安排的事,可能会泡汤。所以,她说:“五千多块。”

她刚回答完,郝东水又问:“父母住在乡下,还是在城里?”穆小碟一想,更不能说实话,就回答:“在省城租的房子。”郝东水又问:“一个月房租多少?”

穆小碟一时有些发虚,她终于明白了人们常说的,一个谎言要用无数个谎言来弥补,否则就会漏洞百出。好在她的同学在省城城中村租房,她实习的时候,也在那里住过一段时间,对不同区域的房子租金大致是了解的。于是她说:“城中村,一个月八百。”

郝东水大有打破砂锅问到底的架势,接着问:“单独的房子,还是几个人合租?”

穆小碟只有随口再编,说:“单独的。”

郝东水问:“几间?”

穆小碟说:“一间?”

郝东水再问:“隔开的,还是原来就一间?”

穆小碟说:“是一家三兄弟分家,隔开的一间。”

郝东水说:“肯定没有卫生间。”

穆小碟说:“一间房,哪能有卫生间。”

郝东水紧接着问:“那你母亲能自己上厕所吗?”

穆小碟说:“不能。”

郝东水吃惊地说:“上厕所怎么解决?”

穆小碟说:“买了一个便桶。”

郝东水感叹一句说:“够难的。”

郝东水好像接着还要说什么,穆小碟几乎要崩溃了,这样的对话,在郝东水来说,是表达一种关怀,既是一个男人对一个漂亮女人的喜悦表达,也是长辈对晚辈的一种自然情怀。可对于穆小碟而言,是一种因工作需要的应对,也是一种无可奈何的应付,更是一种无法躲避的精神折磨。因此,当郝东水的话音刚落,她立即说:“主任,不早了,你休息吧。”

郝东水一愣,看看手表,说:“你看,你看,快十点了,休息休息。”说着,郝东水起身去卫生间。穆小碟则按照宾馆接待客人的规定,掀开了被子的一角。

郝东水从卫生间出来,见穆小碟站在床边,就说:“不用客气,你也回去休息吧。”

穆小碟没有动,呼吸急促,有些喘不过气来,不知道该说什么,就仍然站在那儿。郝东水感到奇怪,说:“休息去吧。”

穆小碟抬起头,看着郝东水,眼睛里突然涌出泪水。郝东水感到莫名其妙,以为自己刚才的话触及了她的痛处,就说:“人都有难处,俗语说,家家都有一本难念的经。我小时候读书,要翻两个山头,早晨起来煮一碗包谷糊糊,书包里装两个蒸熟的红薯,就是中午饭,一直到下午四点放学,再翻两个山头回家,肚子饿得咕咕叫,两眼发黑。可进门,最好的饭,又是一碗红薯煮包谷,稀得能照出人影,只有过年时节,才能吃上两顿面条,或者黑不溜秋的带麸皮的蒸馍。”郝东水又说:“现在的生活好多了,至少你读完大学,留在了省城,有这么一份好的工作,工资是少了一些,但不像我们那时,缺吃少穿,那真是度日如年。你母亲病了,住房条件差,但慢慢总会改变的。随着钱老板的事业越做越大,职工的待遇会提高的。即使他不提高,你干两年,有了工作经验,找个好的单位跳槽就是了。”

郝东水以为自己推心置腹,一定会使穆小碟的心情平复下来,可他说完后,看看穆小碟,她的眼睛里,仍然噙满了泪水。他就从床头柜上的抽纸里,抽出几张抽纸,递给穆小碟,自己重新坐回沙发上,说:“有什么事吗?”

穆小碟擦干了泪水,看着郝东水,突然说:“你嫌弃我吗?”郝东水睁大了两眼,说:“从何说起?”

穆小碟说:“那你为什么让我走呢?”

郝东水突然明白过来,说:“你们老板安排的?”

穆小碟点点头。

郝东水狠狠地骂了一句:“这个王八蛋!”

穆小碟一听,扑通一下跪在郝东水的面前,声音压抑却又急促地说:“不是老板强迫的,是我愿意的。老板于我有恩,他掏钱让我妈住院动手术,又给我开了高工资,不是他,我妈可能早死了,我也不会有今天。”

郝东水扶起穆小碟,说:“那他也不能这样龌龊!”

穆小碟声音更低了,她说:“我还没有谈过恋爱,我是干净的。”郝东水让穆小碟坐在沙发上,说:“老板怎么安排你的。”

穆小碟说:“老板说,你提出任何要求,我都要应承。”

郝东水说:“我没有提什么要求呀。”

穆小碟说:“我知道,可我更知道老板要什么,如果把你招待不好,坏了他在上水的项目,那是大事。我穆小碟生在秦岭深山的褒河边,出身贫寒,没有大的本事,但老板于我有恩,我知道知恩图报。我也需要老板给的这份工作,我不能没有这份工作。”

郝东水一愣,问:“你是褒河人?”

穆小碟说:“褒河上游的穆家寨。”

郝东水说:“我知道那个地方,山高林密,是个穷地方,我理解你的处境,但不能以这种方式。”

穆小碟说:“让郝主任笑话了。富人说贫穷限制了想象力,但富人根本不知道,富裕仍然会限制他们的想象力,富人不知道贫穷是失去尊严的最大杀手。生活无着落,人生无方向,活着只是为了让自己和家人活着,是多么让人难以摆脱的噩梦。”

郝东水当然明白穆小碟话中的意思,他说:“你回去休息吧,这件事我知道该怎么处理。”

穆小碟站起来,有些恐慌地说:“我们老板知道了怎么办?”郝东水说:“我不会告诉他。”

这一刻,泪水又从穆小碟的眼里涌出,她说:“感谢主任的大恩大德!”

郝东水说:“以后有什么事,特别是钱老板为难你,你不愿意做的,就告诉我。”说着,郝东水把自己的电话号码给了穆小碟。

穆小碟记下电话号码后,说:“今晚我不能离开别墅,老板肯定在外面安排了人。”

郝东水问:“这栋别墅里有几个房间?”

穆小碟说:“五个。”

郝东水住的一个套间,里面一张双人大床,外间一张单人小床。郝东水说:“你等一下。”

说着,郝东水给一起来考察的办公室主任范小迪打了个电话,让他到别墅里来。五六分钟后,范小迪就过来了,进门问:“主任有急事吗?”

郝东水说:“晚上你就睡在外间。”

范小迪看见穆小碟在这里,立即明白怎么回事,就说:“好的。”然后,郝东水对穆小碟说:“你去找个房间睡吧。”

穆小碟不再说什么,点点头出去了。穆小碟出去后,郝东水把刚才发生的事,告诉了范小迪,并交代:“这件事,限于我们两个人知道。有钱人使这样的手段下作,可这个姑娘是无辜的,我们只能在可能的范围内,保护弱者。”

第二天早晨,郝东水接了钱黎青的电话,准备出门吃早餐,穆小碟从另一个房间也出来了。郝东水对她说:“过一会儿,你和范小迪主任一块到餐厅吃早餐。”

穆小碟立刻明白了郝东水的用意,知道他通过这种方式,明确无误地告诉钱黎青,昨晚她就住在别墅里。穆小碟感激地看了郝东水一眼,向他表示感谢。

两年之后,钱黎青再次想通过穆小碟搞定杜乐天,但穆小碟直接拒绝了。离开老板的办公室后,她知道应该离开这儿,才是最明智的选择,于是她给郝东水打了电话。郝东水没有推辞,就答应了她的请求,接着打电话把侯山川叫到了他的办公室,把田园物语别墅里发生的事,告诉了侯山川,然后让侯山川给钱黎青打电话,把穆小碟要到上水自己的公司。

侯山川立即把这件事情办了,但他出于好奇,郝东水为什么会把这件事交给他办,说老实话,侯山川和郝东水的交往,更多的是工作关系,基本没有私下交情。所以他问郝东水:“郝主任,你这么信任,把这件事交给我办,你不怕我把真相告诉钱老板?你明明知道,我和钱老板合作多年,他可是我的金主。”

郝东水说:“因为你对文化的痴情。即使所有的人丧失了良知,但良知不会在文化中消失,真正的文化人,传承的不是简单的文化符号,而是天心和良知。”

侯山川听了这句话,竟然有些感动,他沉默了一会儿,对郝东水说:“感谢你对文化人的敬重!”

钱黎青从侯山川的口中知道了事情的真相,他的内心受到了极大冲击,他一直以来自以为是,认为办得天衣无缝的事情,竟然是自己的虚构与想象。而这件事的冲击,带给他的联想,是他送给夏清河那件《天心》珊瑚玉雕时,他曾暗示过夏清河,让他好好保存,不要随便送人,还说几年后可能升值无限,这时,他无法判断夏清河到底看了还是没看。也许他根本不知道里面有一张百万银行卡,如果那样,他就亏欠夏清河大了。

他记得很清楚,展览结束的第二天,他把《天心》送到了夏清河的办公室,珊瑚玉雕被装在一个精致的木盒里,外加一个包装袋,十分美观。他把礼品袋放在夏清河的办公桌上,说:“我给季书记送去了,季书记说真是一个好东西,他打开包装盒,把珊瑚玉雕取出来,认真看了雕刻的刀法,评价说真是难得的艺术品。夏市长你也好好看看,说不定能发现更为奇妙的东西。季书记真有眼光,这次展览的作品,相信五年后,会增值五至十倍。”

当时,夏清河好像在找一个文件,他只是点了点头,说:“我有时间一定好好欣赏欣赏。”

想到这里,他问侯山川:“送给夏清河珊瑚玉雕里插的那张一百万的银行卡,可能他根本就没有发现?”

侯山川说:“他不但没有发现,而且把你送去的那件东西,当作一个活动纪念品,放在文件柜里面,直至因终南别墅案,纪检委搜查他办公室时拿走,在专业人员检查时,才在珊瑚玉雕的底部发现了银行卡。”

经小说作者本人授权转载

编辑:刘丹


评论一下
评论 0人参与,0条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