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篇小说《唱河渡》第44集

来源:纪青云微信公众号

作者:杨志鹏 | 演播:青云 | 录音合成:高毅

侯山川从监察委约他谈话的地方出来,侯山川越想越窝囊,他从来没有想过,在他的艺术生涯中,会被监察委叫去协助调查。他做人做事有自己的底线,可以给别人出点子,但他绝不干触犯法律的事,他认为这是艺术家的良心使然,一个艺术家为了挣钱去贿赂官员,这种行为辱没了艺术,也辱没了艺术家自己。当下中国有太多这样所谓的艺术家,他们利用自己的专业特长,把艺术当作牟利的工具,充当了贪官和商人之间的媒介,贪官利用名人字画接受雅贿,商人利用画家书法家获得了利益,所谓的艺术家通过贪官获得了地位,又通过商人获得了金钱。在这股文化艺术堕落的风潮中,他侯山川自认为把住了门槛。这件事本来与他无关,却偏偏扯上了他。

他极想找个地方发泄一下,就在这时,手机响了,他拿起来一看,是郝东水打来的。他叫了一声郝主任,郝东水问:“你在什么地方?能不能来一趟我办公室?”

这事正好给郝东水说说,他马上说:“我这就去。”

几分钟后,他开车到了唱河渡新区管委会,进了郝东水的办公室,郝东水还没有说话,他就大叫道:“真他姥姥的晦气,一大早就被省监察委叫去谈话了。”

郝东水没有接话,因为夏清河被调查的事,已有多人被纪检、监察委办案点叫去协助调查了,侯山川被叫去并不稀奇。

侯山川接着说:“这么点屁事,叫我去核实,用得着吗?我怎么会知道钱黎青搞什么事,他真的去贿赂官员,这种一对一才保险的事,他能让我知道吗?”

郝东水让侯山川坐下,说:“到底是个啥事,受这么大的委屈?”侯山川说:“钱黎青送给夏清河的珊瑚玉雕的底座上,插进去了一张一百万的银行卡。”接着,就把当时的过程说了一遍。

郝东水一听,心里一惊,得赶快把这件事告诉平信书记,因为钱黎青送的可不是夏清河一个人。不过他不动声色,劝导侯山川说:“说清楚了就没事了。”

侯山川接过郝东水递过来的茶水,喝了几口,情绪慢慢平静下来。郝东水这才说:“有个事想听听策划大师的意见。”

侯山川笑着说:“有什么用得着小弟的地方,尽管说,小弟我肝脑涂地。”

郝东水说:“你的命太贵,我付不起那么多的钱,还是不要肝脑涂地的好。”

侯山川一听笑了起来。郝东水说:“平信书记让搞一个关于上水市建设大旅游的方案,我弄了一个你看看如何。”说着,把方案递给侯山川,又把大致意思说了一遍,“上水市的历史文化遗迹很多,都是不可再生的旅游资源,像武侯诸葛亮、纸圣蔡伦、博望侯张骞、东汉名臣李固,更不用说汉王刘邦等,这些中国历史上的重量级人物,在上水都留下了重要的文化遗产,还有城洋青铜器和天然的生态名胜风景区,可这些丰富的旅游资源,都是各县各自为政,保护和开发都是小打小闹,没有打造成统一的旅游产品,既没有形成社会效益,更没有形成足够的经济效益。要想改变这种局面,我主张组建大旅游开发集团,目前各县的旅游景点或旅游公司,以独立核算的形式,成为上水市大旅游集团的子公司。这样由集团公司统一规划、统一招商,再分头实施。在旅游营销上,统一线路,统一推介,分工协作,独立经营,形成拳头旅游产品,打造成熟的旅游线路,包括吃住行的配套建设,政府以土地或景点经营权融资,形成强大的开发实力,两年见成效,三年大发展,五年成为国家级旅游打卡地。”

接着,郝东水又讲了一些具体想法,侯山川听后很激动,说:“这个方案很到位,弥补了上水旅游业的最大短板。上水的旅游产业早就应该这样。上水市很早就提出了全域旅游的概念,但旅游产品比较分散,没有成熟的大旅游产品,形不成真正的全域旅游。”侯山川看了看郝东水,说,“我再补充一点,要充分发挥唱河渡生态文化公园旅游集散地的作用,公园里有完整的上水生态文化的线路,那些生态和人文景观,本身就是上水的导览图,要做好这个功夫,游人来上水,先到生态文化公园,看了这个导览图,勾起了他强烈的欲望,然后再分头游览各景点。各县的景点,不足以留客人住宿,但可以留下来至少吃一顿饭,那么,客人最终会到上水市区住宿,只要留客人住一晚上,吃住的消费,就远远超过游人逛景点的收入。”

郝东水听了很有启发,就和侯山川又讨论了一些操作细节。下午郝东水让办公室调整了一下方案,并与季平信约了时间,晚上七点半,他到季平信的办公室,当面汇报了大旅游方案,并报告了侯山川反映的关于珊瑚玉雕展时,钱黎青在《天心》底座插入一百万银行卡送给夏清河的情况。

渡爷百岁寿宴过后一个半月,钱黎青才从省城到了上水。他是下午三点从省城出发的,中途在服务区休息半小时,将近晚上七点时到达上水,他什么人也没有见,直奔侯山川住处。两人在楼下的饭店随便吃了一碗面条,便上楼喝茶聊天。

临近春节的上水,严寒已经到了大多数人无法忍受的地步,满大街四季常青的香樟树,也显得无精打采。似乎这个冬天,不是一天一天到来的,而是从冰窖里突然蹿出来,瞬间袭击了整个天下,空气骤然间变得断崖式下跌,没有刮风,天上还出着太阳,可天底下伸手就得立即缩回去,寒冷像一把锋利的刀子,随即刺来,让你躲闪不及,感到钻心的刺痛。无疑,这是近年来上水最冷的一个冬天,它带给人们极度不适。上水没有集体供暖,尽管侯山川的房子里装了天然气地暖,可此刻,严寒的气候好像从四面八方钻进来,墙壁根本挡不住猛烈的严寒,冻得钱黎青直跺脚。侯山川起身打开了空调,过了一会儿,头顶上有了热气,脚下似乎也暖和了一些。

沉默了良久的钱黎青这才说话:“一切全完了,就等着法院拍卖省城的办公大厦和几处房产抵债。不瞒兄弟,我被监察委叫去之前,就感到事情不妙,终南别墅没有一个能逃掉,我只得和老婆办了离婚,这样至少留点资产,能保住她和儿子女儿以后的生活。”

不用细说,侯山川也能感到钱黎青近来的生活状态,本来身材高大的他,好像突然之间变矮了许多,两个多月时间,消瘦得几乎变了一个人。两只本来像鹰隼一样犀利的眼睛,此刻也黯淡无光。

侯山川看了看钱黎青,说:“如果我劝你,说命运本来就有起伏,谁也不会一帆风顺这样的话,你会骂我站着说话不腰痛。正像一个失恋者的痛苦,任何人也无法代替那样,每个人的痛苦,别人既不能分担,更无法解除,只有当事人自己承受,承受得了,过了这一关,可以重来,过不了这一关,谁也救不了他。”

钱黎青说:“恐怕谁也救不了我。”

侯山川说:“你就这么怂吗?”

钱黎青说:“这次和过去任何时候都不一样,我明白我过不了这一关。”

侯山川说:“比死还难吗?”

钱黎青说:“死有啥难的?那些狗屁的地狱、天堂之说我不信,两眼一闭,双腿一蹬,啥也不知道了。可活着面对这些狗屎一样的事,除了臭气还是臭气。”

侯山川说:“这不像钱总一贯为人处世的作风!我不说天不会塌下来,但我说头掉了也就碗大个疤。这两句话都是古人说的,自古没有被事情吓死的,只有被自己吓死的。”

钱黎青说:“你说的这些道理我懂,但我就是过不了这个关,我不服呀!像郝东水这样的人,官当得滋润,事情做得滋润,好像一切都是理所应当。”他看着侯山川,突然问:“穆小碟在吗?”

侯山川说:“一直在呀,她从你那里到我这里,干得很好,我准备提她当副总,这个女孩子很有心劲。”

钱黎青说:“当然了,你比我会来事,把郝东水伺候好了,唱河渡新区有你的钱赚。”

侯山川看看钱黎青,觉得钱黎青的眼睛里发出一种奇怪的光,突然之间,侯山川感到眼前这位多年的合作伙伴,变成了另外一个人。他只好说:“有些事情可能不像我们想的那样,人出错常常在于自信自己看到的没有错,听到的没有错,想到的没有错,恰恰可能都错了。”

钱黎青根本不理会侯山川在说什么,他说:“我让穆小碟去伺候石油老板杜乐天,固然不对,可他郝东水把穆小碟弄到身边就对吗?他说要,你立马给我打电话,把她叫到上水,这会儿还要安排成副总,你们一唱一和搞得倒舒坦。”

侯山川微微笑笑,说:“如果我告诉你是另外一回事,你会怎么想?”

钱黎青说:“屁!秃子头上的虱子——明摆着,还能有第二种结果?”

侯山川的脸色沉下来,说:“那我告诉你。”

侯山川说完,钱黎青大惊失色,他无法相信,自己一直的结论,竟然如此离谱。

原来,那晚钱黎青离开郝东水住的别墅后,穆小碟按他的安排,很长时间没有离开郝东水的房间,她和郝东水一直聊天。开始郝东水问她哪个大学毕业的,又问她是哪里人,穆小碟一一作答,当然许多时候,她并没有说实话,而是尽量说得平和一些、高兴一些,不愿意让郝东水了解她太多的事情,以免郝东水看不起她。

当然,郝东水是一个正常的男人,自然有生理反应。眼前这个姑娘,长得不仅漂亮,而且很有特点,端正的脸庞,精致的五官,特别是人中,配在那张不大不小适中的嘴唇和直直的鼻子之间,显得特别迷人。她坐到沙发上,侧头看他的时候,她的睫毛刚刚与斜照过来的灯光相映,彩色的光线在她睫毛上不断跳动,一刹那,穆小碟的侧影散射出一道光晕,脸上的肤色透出光滑的细腻,张扬出青春不可抑制的光彩,那一刻,那种妙不可言的美,震撼了郝东水,他从没有观察过女人竟然会这样美。

郝东水不由自主地说:“我有这么个女儿多好。”

穆小碟的眼睛一惊,睁得更大了,她看着郝东水,有点激动地说:“主任你说啥?”

郝东水说:“我说,我如果有你这么个女儿,该多好呀。”

穆小碟有些惊喜地说:“我可以当你的干女儿呀。”

郝东水说:“干女儿这个名称,已经被弄坏了,名声不好。”尽管在男人面,穆小碟从来都保持矜持,不多说话,可在田园物语宾馆前台这样的工作岗位,经常会遇到有钱和有权的男人,他们除了和女人调情,好像再不会有其他的话题。钱老板带着她在酒桌上陪过几回客人,那些男人更放肆,除了语言的露骨和不堪,一双双瞪大了的眼睛,像黑夜里狼的眼睛,发着绿色的光芒,那眼神似乎要在一刹那剥掉女人身上的衣服,充满了恶毒的、贪婪的欲望。每当这时,她都会低下头,避开男人的眼光。而她这样做的结果,更激发了那些男人的欲望,他们每次都毫不犹豫地把不满发泄给钱老板。他们会说:“钱老板的宝贝只示人,看也不让过把瘾。”钱黎青当然有他的目标,不见兔子不撒鹰。他会笑着说:“轻易让你过瘾就不是宝贝了。”哪些人在一阵哄笑之后,依然会换个话题继续调情。可眼前这个男人,说话总是一本正经,

经小说作者本人授权转载

编辑:刘丹


评论一下
评论 0人参与,0条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