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篇小说《唱河渡》第43集

来源:纪青云微信公众号

作者:杨志鹏 | 演播:青云 | 录音合成:高毅

侯山川和钱黎青商量搞玉雕展的事。钱黎青问:“多少钱?”

我说:“一件不炒到十来万块钱,不值得,拍卖公司也嫌佣金太少不干。至少得拿出两件拍卖,但愿现场有人要,如果没有人应拍,你得拿下。我知道对你而言,连一点毛毛雨都算不上,可毕竟二十多万也是钱,我得提前说明了。”

钱黎青没有打吭,说:“这钱我出。可是不能我这边打折刚处理,你过了几天就拍卖,明眼人一看,你这是有意而为之,你把接受了礼品的领导,推到十分难堪的地步。”他坚决说,“不能这么弄!”

我说:“人家林老板是为把珊瑚玉炒热,不是仅仅为了你的钱。”钱黎青说:“你急啥,我还没有说完。你的方案可以接受,钱我也出,但必须拉开时间,哪怕过半年,你再组织单独拍卖,也可以参加拍卖公司明年春季的拍卖会,在省城或在北京,按你说的价钱,我绝对拿下,再通过和领导聊天时,把升值的消息透出去,领导听了心里高兴,既知道了他拿去的那件的价格,又打消了接受时的心理负担。”

这小子,你得承认他有经商的天才。我说:“这个想法我接受,我再和林老板碰碰。”

我和林老板商量后,同意了钱黎青的想法。不过我们提出了另外一个条件,这次展览只在上水举行,以市文化旅游局和市文联的名义举办,为了造成一定影响,开幕式可以搞得隆重一些,请国内的一些文化名人参加。半年后举办拍卖活动时,在省城搞个短期展览,以配合拍卖,开幕式同样请一些著名文化大咖站台,这样各方目的都达到了,皆大欢喜。只不过得增加几十万元的费用,如果现场销售得可以,这笔费用就不用麻烦钱黎青,林老板说他自己就承担了,如果现场销售不理想,我强调说:“钱总你得出一部分。如果能保证了林老板的利益,这两次活动就按照钱总的要求举办。”

钱黎青听了说:“别搞脱裤子放屁——多此一举的事,说清楚好,免得扯皮。增加费用多少,你们做个预算,双方各自一半,不就那么点事吗!”

事情谈妥后,我们抓紧实施,一方面落实参与雕刻的艺术家,一方面落实展览事宜,要让市文化旅游局和市文联举办,得有充分的理由,我和林老板写了个报告,以弘扬地域文化为借口,事实也是这样,珊瑚玉本来就是上水特产,只是影响不大而已。我和林老板陪着钱黎青,直接找夏清河汇报。虽然提前约好了,可是到了夏清河办公室门前,才知道当天上午有四件事需要夏清河听取汇报,我们只好在旁边的小会议室等。三个小时过去,眼看快下班了,才轮到我们进去。夏清河一见钱黎青,就说:“钱总怎么经常打文化的主意?”

钱黎青笑着说:“沾点文化的光,装文化人。”

夏清河说:“这就对了,唱河渡生态文化公园,文化元素是其中的魂,你虽然在里面盖房子,但不了解文化,你那房子只能叫房子。”

钱黎青问:“请教市长,有了文化房子叫什么?”

夏清河说:“你问侯大艺术家吧。”

这个时候,是考验人的智慧的时候,我笑而不答。

夏清河说:“老钱,记住了,有文化的房子是建筑艺术。”

钱黎青说:“记住了,记住了,正如文化人把走路叫步行,把睡觉叫入眠,把蹲茅房叫上厕所。”

这小子,我一听就来气,说:“扯淡!找女人睡觉与追求爱情是一回事吗?”

夏清河说:“侯总的话虽粗,理却不粗。”

钱黎青笑着说:“长知识了,长见识了,咱说不过文化人,闭嘴。”我把珊瑚玉雕的展览计划,简单地给夏清河做了汇报,林老板又把珊瑚玉介绍了一番。夏清河一惊,说:“上水还有这么好的东西?”

林老板说:“过去宣传得少,实际上它是上水的一宝。一百多年前,地质学家李希霍芬,也就是那位把张骞开辟的道路命名为丝绸之路的徳国人李希霍芬来上水考察,就发现汉水源头的江源县有大量的珊瑚化石。如果开发得当,宣传到位,就像新疆的和田玉、青海的昆仑玉、陕西的蓝田玉、河南的独山玉一样会成为一个地方的重要文化符号,还可以帮助山区老百姓脱贫致富。”

夏清河马上拿起电话,给文化旅游局局长简单介绍了珊瑚玉雕的事,说:“具体事项让侯总去找你,这是个好事,我倒想是不是可以通过这次活动,创作出几件拿得出手的、能代表上水文化底蕴的旅游纪念品,你看现在的旅游景点,那些挂件、吊坠、扇子、拐棍等等,哪一件不是从外地进的,上水有这么好的珊瑚玉,如果搞不出来,那可真的是我们的无能。”

看得出,夏清河是全力支持的。

确定了举办单位,接着就是实质性的工作。组织创作是一个复杂的过程,我们首先找到两位国家级工艺美术大师,以每人税后二十万元的稿酬,各创作一件作品,题材任选,形式不限,只是对作品的大小提出了相对的要求。两个大师答应后,我们立即在权威的美术杂志、美术报以及网络上,以两位工艺美术大师参与为号召,发了征稿启事,又给拟定的二十位中青年工艺美术师发了约稿信。

二十天后,有一百二十人通过网络报了名;拟定的二十位中青年工艺美术师中,有十五人答应参加,随后在网络报名的一百二十人中,筛选出十人,作为候补作者。随后根据作者的地域分布,分五批邀请他们到上水,选定珊瑚玉创作材料,带回去创作,作品完成后,寄回设在我公司的展览办公室。对重点作者提出了相对要求。

因为中国文字,历经甲骨文、金文、小篆、大篆、隶书的发展,最后以楷书定型,甲骨文刻在乌龟的背骨上,金文则铸在青铜器上,小篆、大篆以碑文为载体,隶书诞生于汉代,又称汉隶,大面积的以石刻的形式,出现在悬崖峭壁上,被称为摩崖石刻。而影响最大、内容最为丰富、保存最为完整的摩崖石刻,是上水到长安,路经汉中褒斜道峡谷中的石门石刻,是考察汉字演变、研究书法艺术和秦蜀古道的国宝级文物。紧挨上水的汉中城固县张骞墓祠前的“石虎”两个字,对于汉隶的研究和中国书法的研究,具有重要的意义;而发明了造纸术从而促进了文字传播的蔡伦墓祠,也在离上水不远的汉中洋县境内,故而,汉字无疑在这一区域,是具有重要标志性的历史古迹,同时汉字又是保存、传播中国文化的符号,是不可替代的中华瑰宝。所以,我们提出以“汉光之源”为此次珊瑚玉雕的创作主题,希望以不同汉字的构造、笔画、表意为元素,创作作品,这一思路得到了大多数人的响应。

作品在展览开幕前半个月全部寄到,钱黎青看上了一件名为《天心》的作品,要求在已完成的作品底部,加工一个和身份证大小相同的石槽,能插进一张卡。我说:“你这不是扯淡吗,作品已经完成了,作者也在外地,你搞一个槽,要干什么?”

《天心》的造型是一个圆球体,上面以甲骨文、金文、大篆、小篆、隶书、楷书的汉字“天”为元素,通过书法笔画的不断变化,分布于整个球体表面,以浮雕的手法,凸显出风云变幻的天际情景。由于珊瑚玉本身圆润油光的特点,加之石材结构纹路的色彩变化,使整个作品犹如一件瓷器经过炉火烧制时,产生的不可思议的窑变,既有太阳初升时色彩鲜艳的霞光,又有晴朗天空深远的高阔,确实是一件难得的艺术品。

钱黎青转着身子四周看了看,说:“干啥?请高僧写一句咒语,放进去,再开下光,可就真的是一件镇宅之宝了。加工一下有啥难的,又不是大工程。”

我看了看,从下面开一个石槽,不是不可以,但也不是一件轻松的事。作品是一块完整的珊瑚玉雕成的,从底部向上雕琢,得特别小心,偶尔失手导致碎块崩裂,就会破坏表层的画面,那可真的是得不偿失。尽管我反复强调了难度,钱黎青依然要求按他的意思办,他是出资人,当然最后得听他的。但这件事,不可能再找原作者完成,即使请原作者来做这件事,人家未必愿意。我只好请林老板解决,林老板无奈,在上水本地找了一个雕刻匠人,用小型电刻刀,一点一点深入,用了两天工夫,才解决了这个问题。《天心》配好红木底座后,就被钱黎青拿走了,直至展览开幕的那天早晨,他才拿到展厅,摆到提前设计好的位置。

精心准备的展览开幕式,立即引起了轰动。中国雕刻艺术协会一位副会长、省文联一名副主席,以及来自全国的十一位雕刻艺术家到场,上水市主要领导季平信、夏清河参加了开幕式。这是上水市艺术展览活动中,一次性集中最多艺术家的活动,被新闻媒体称为一次艺术盛会、视觉盛宴。而参加展览开幕式的各界人士,无不被参展作品所震撼,一百件参展作品中,除了三十多件以昆虫、飞鸟、植物花朵为题材外,六十多件作品,均以汉字中影响最大、使用频率最高的单个文字,作为作品的素材创作。选择了“上善若水”,“天地日月”,“精神仙境”,“花开见佛”等意境深远的汉字,融合了书法、雕刻、绘画、篆刻等多种手法,充分展示了汉字的艺术魅力,并与具有鲜明特质的珊瑚玉完美结合,形成了一件件艺术精品。观者叹为观止。

更让开幕式沸腾的是,观众压根儿就没有想到,这些艺术精品,本来可以卖个好价钱,但在开幕式结束时,主持人上水市文化旅游局局长突然宣布:“为了让上水市的市宝,和全国著名艺术家的作品,走入寻常人家,主办方决定,开幕式当天,上午十点至下午三点,所有作品一折出售。”

主持人的宣布声音刚落,立即引起轰动,专程前来参加的几个艺术家,直接买走了自己创作的作品,因为售价低于举办者付给他们的稿酬,就是一块原始的珊瑚玉,也不止这个价,他们最明白这些艺术品的潜在价值。雕刻家这么做,立刻引起人们的效仿,而参加开幕式的市委书记季平信,在面对电视台采访时说:“我来上水三年了,今天才见到上水市宝的光彩,过去人们常说金银有价玉无价,而这次珊瑚玉雕所展示的风采,使我们领略了玉石在艺术家手里的升华,希望珊瑚玉雕走出上水,走出国门!什么是对上水的宣传?珊瑚玉雕这样的艺术展,就是最好的宣传,它是地方特产与艺术的完美结合,体现了上水的文化与历史。”

季平信的即席讲话结束后,他突然指着展台上一件名为《善心善行》的作品,说:“这件我要了。”说着,给身后的市委副秘书长交代:“这钱我个人出,也算是对这次珊瑚玉雕展的一个支持。”

后面跟着的人一看,市委书记买了,似乎大家听到了一个统一的号令,纷纷效仿,夏清河、市委秘书长、市文联主席、文化旅游局局长等五六个官员,纷纷表示自己也要一件。

这个突发的场景,谁也没有想到,钱黎青一定暗中窃喜,他脸上的笑容根本掩盖不住,他本来要给这几个领导送的,想不到领导自己付钱,他少花钱却送了一个大大的人情,他的目的算是达到了。可我和林老板有些心痛,因为现场有十几个观众也要买。本来这只是个噱头,满足一下钱黎青的要求,可艺术家和观众买去近二十件,就成本而言,已经损失近二十万元,如果加上利润部分,亏掉至少五十万。但事已至此,只能接受。

领导所买的作品,是展览结束后,由钱黎青亲自送到领导办公室的,他后来告诉我,他把那件《天心》送给了夏清河,钱黎青说他专门给夏清河说:“市长,这是一个好东西,不要送人,我保证五年后,这件东西,至少可以升值到一百万。”

我出于好奇,问:“夏市长怎么回答你的?”

钱黎青说夏市长笑着对他说,你可真是一个高手,买卖做到市委书记的头上了,我不得不跟着买一件,你标八千的价格,一折我也就出了八百块钱,你如果认为是宝贝,你现在自己留着就行,大钱我没有,但赞助你八百块钱还是拿得起的。暂时放我这里也行,你认为升值了,随时可以来拿走。

钱黎青说他听了夏清河的话,赶紧说:“市长你这不是骂我吗,你促成了这次展览,就给我帮了大忙,就是给你十件二十件作品也不为过,何况你掏钱买的,我还拿回去?你这不是骂我,也是打我哩。”

经小说作者本人授权转载

编辑:刘丹


评论一下
评论 0人参与,0条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