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篇小说《唱河渡》第40集

来源:纪青云微信公众号

作者:杨志鹏 | 演播:青云 | 录音合成:高毅

夏清河带着一帮人去见何怀山,何怀山请他们喝酒。何怀山拿出了自己家乡的酒,大家附和道“好酒”,何怀山十分高兴,说:“好喝,大家就一醉方休,谁也不许偷奸耍滑。这可不是我一个人的感情,代表了我老家三百万乡亲的感情。

说着,何怀山端起酒杯,说:“喝酒正式开始,我先敬各位一杯,祝大家来这里心情愉快!”

大家立即举杯响应。何怀山一口喝干了杯子,大家见状,也都干了。

侯山川立即说:“请首长给我留个酒厂联系方式,我们和朋友们进一批,这么好的酒,不喝枉称喝过好酒。”说后,侯山川一口喝了杯中的酒。

何怀山说:“看来我给家乡酒厂广告做得不错。”

大家又是一阵笑声。

沈山灵见刚才还正襟危坐的将军,突然之间如同变了个人,如此可爱,就说:“请教何将军,酒和爱情哪个重要?”

何怀山端着酒杯问:“结婚了吗?”

侯山川说:“眼光太高!”

何怀山说:“那我建议你找个军人,十有八九自然就会知道哪个重要。”他说:“我在大西北干了快一辈子了,草原上的男人有三个爱好:马背上、酒盅里、女人的怀抱里。我没有别的爱好,就是喜欢喝酒,更喜欢看别人喝酒。你看古代沙场,有几个英雄豪杰不喝酒的?葡萄美酒夜光杯,欲饮琵琶马上催。醉卧沙场君莫笑,古来征战几人回?女侠秋瑾也有诗曰,不惜千金买宝刀,貂裘换酒也堪豪。一腔热血勤珍重,洒去犹能化碧涛。”

何怀山的话音刚落,沈山灵就立即鼓掌,引得大家一齐响应。

郝东水笑着说:“首长果然不是一般酒友,至少是酒神。”

何怀山说:“这个称呼我接受,不是说喝酒分酒徒、酒鬼、酒神、酒仙吗,我虽到不了酒仙的段位,不会酒后赋诗作画,但绝不酒后胡言乱语,至少到了酒神的段位。”

大家呵呵大笑。

夏清河立即端起酒杯,说:“敬首长一杯,和酒神同桌共饮,沾点酒神的仙气。”

大家一饮而尽。侯山川端起杯子,却不喝,说:“跟首长喝酒,见识了真正的酒神精神。中国的酒神精神以道家哲学为源头。庄周倡导‘游乎四海之外’‘无何有之乡’的绝对自由。宁愿做烂泥塘里自由自在的乌龟,而不做受人束缚的千里马。追求绝对自由、忘却生死利禄及荣辱,是中国酒神精神的精髓所在。因醉酒而获得艺术的自由状态,是古老中国艺术家解脱束缚获得艺术创造力的重要途径。杜甫‘李白斗酒诗百篇,长安市上酒家眠。天子呼来不上船,自称臣是酒中仙’,苏轼的‘俯仰各有志,得酒诗自成’,南宋诗人张元年说‘雨后飞花知底数,醉来赢得自由身’。”

侯山川滔滔不绝,郝东水示意他停下来。何怀山插话说:“听听艺术家的高论,能增加我们喝酒的文化气息。”侯山川立即接上话头,说:“西方的酒神精神以葡萄种植业和酿酒业之神狄奥尼索斯为象征,在古希腊悲剧中,西方酒神精神上升到理论高度,德国哲学家尼采认为,酒神精神喻示着情绪的发泄,是抛弃传统束缚、回归原始状态的生存体验。在文学艺术的王国中,酒神精神无所不往,它对文学艺术家的创作产生了深远的影响。因为,自由、艺术和美是三位一体的,因自由而艺术,因艺术而产生美。在中国军人的血液里,酒神精神体现为一种自信、豪气、一往无前的勇气,这才有了‘但使龙城飞将在,不教胡马度阴山’的英雄气概。”

何怀山说:“艺术家说得好!”说着带头鼓掌,众人跟着一起鼓掌。何怀山接着说:“今晚请你们到酒泉包间喝酒,就是要体验一下酒泉的豪气!酒泉因‘城下有泉’‘其水若酒’而得名。当年汉武帝为了征服匈奴,派骠骑将军霍去病率领二十万大军讨伐。打了胜仗后,汉武帝立即派宦官从长安押送十缸御酒,到阵地犒赏三军。霍去病是个爱兵的将领,十缸御酒怎么分配呢?他想了一个绝妙的办法,把御酒统统倾倒到一个泉眼中,让二十万将士取泉水开杯畅饮。从那时起,这眼泉就称为酒泉。不过我们今天喝的酒,可是没有兑过泉水的纯酒。”

说着何怀山举起一杯,碰过杯后,大家一饮而尽。

郝东水接上话茬,说:“酒泉是首长当兵的起点,首长曾在驻扎酒泉的野战军独立师里,当过排长、连长,是在团长的位子上调走的。首长在任西北空军参谋长时,带人回酒泉考察部队的训练,在营房里查看战士的伙食和住处,发现自己离开这儿已经十多年了,可战士们吃住的条件,没有多少改善,他一怒之下,说今晚不走了,要和战士们住一晚上。当时陪同他的师长、政委脸上挂不住,就说连队里满员,每个房间里都是满的,没有多余的床铺。首长一听更火了,说:‘打地铺,库房里不至于没有床垫和被子吧?’师长、政委一看他坚决不走,就说连长正好休假,劝他到连长的房子里住。他还是不同意,最后首长硬是在一个班的屋子里,打地铺睡了一晚上,搞得师长、政委一晚上没有睡好觉,轮班来回在他住的屋子门口转。正是因为首长的关怀,部队用了三年时间,使部队的住房、伙食条件,发生了巨大变化,赢得上下一致赞誉。首长每次到酒泉,必定请他的部下喝酒,而且说要对得起酒泉这个名字。可见,酒泉爱兵,古有霍去病,今有何将军呀!”

大家听了郝东水的介绍,纷纷鼓掌。

何怀山说:“看来郝主任来之前,把我调查了一遍。”

郝东水忙说:“哪用得着调查!随便问个军区的军人,何将军的事迹哪个不晓得?”

何怀山说:“郝主任的话,虽然有水分,但我还是爱听,这是人的共同弱点。这样吧,机场搬迁的事,你们明天早上九点钟到我办公室,咱们完善手续,立即上报总部首长,至于地价问题,不是不可以谈,但理由要充分。我理解你们迫切的心情,明天尽量把该定的定下来,随后我跟踪,尽快促成这件事!”

有了何怀山这句话,等于事情基本定了,夏清河赶快端起酒杯,郝东水立即跟上,说:“感谢首长的支持!”

一口喝完放下酒杯,郝东水立即拿起酒壶,给首长斟满酒杯。他心里的一块石头终于落地。来时他绞尽脑汁,设想各种可能,寻找怎样尽快解决这件事的方法。机场搬迁推迟一天,新区地标性建筑汉江楼就不能开工,而以汉江楼为中心的文化广场也就无法动工,直接影响新区的建设进度。地价也是一个重要问题,军方开价十亿,说老实话,这个地段要这个价,并不过分,何况是军产。对于新区来讲,这些钱虽然是市财政拿钱,但肉在锅里,多付一千万,等于新区手头少了一千万,而新区刚刚起步,资金多少是能否尽快发展最重要的因素之一。夏清河多次提醒他,这可不是一件容易办的事,涉及军产,手续繁杂,审批程序复杂,底价能让多少,期望值不能太高。在郝东水来新区之前,市政府已经着手处理,曾与军方谈过两次,他们报了地价后,市政府又打过一次报告,可一直没有回音。对上水市政府来说,时间拖不起,因为唱河渡新区的开发,是作为新一届政府的重要任务提出来的。何怀山的表态,等于这件事基本有了眉目。想到这里,郝东水端起酒杯说:“报告首长一件事,新的军民两用机场已经开建,后年五月即可竣工。”

夏清河说:“何将军的支持,无疑把我们唱河渡新区工作推了一大把,东水同志肩上的担子更重了,如果不加快发展就无法给市委、市政府和上水市四百万人民交代,更辜负了何将军的一片心意。”

郝东水马上说:“请首长和市长放心,我们一定努力,给市委、市政府,给上水市人民交一份满意的答卷。”

侯山川端起酒杯插话,说:“我敬首长一杯,说老实话,机场不搬迁,工程迟迟不能开工,中心广场的公共艺术品也不能落地,我们作为承揽方,成本在不断地增加。首长一句话,等于给了我们一个定心丸。”

何怀山笑着说:“你们先不要表态,我的话还没有说完,我有个前提条件,各位得答应。”

夏清河笑着说:“首长说,我们能办到的,一定照办。”

大家一副聚精会神的样子,洗耳恭听。何怀山说:“搬迁肯定是要搬迁,支持地方经济发展,军队义不容辞。地价问题,不是不可以谈,这样吧,今晚这六瓶酒,我们平分,这样公平。”何怀山举起酒杯说:“这个酒盅,两杯一两,一杯五百万,如果你们喝完了这三斤,算完成任务,地价降三千万,喝不完喝了多少算多少,你看有没有意见?”

降三千万,对于郝东水来说,这个幅度出乎他的意料,降下一千万,对他都是一个收获。不过喝完三斤酒,是一个不小的压力,他既不知道侯山川的酒量,也不知道沈山灵的酒量,夏清河因疲劳过度,最近身体欠佳,肯定是喝不了多少,这样算来,三个人喝完三斤酒,几乎每人一斤,这可不是一般的酒量能应付得了的。他正在犹豫之际,夏清河看了一眼郝东水,笑着说:“首长怎么安排,我们就怎么办。”

郝东水立即领悟,这种时候要的是气氛,表态说:“努力完成首长交给的任务。不过夏市长最近身体不太好,医生嘱咐不能喝酒。”

何怀山看看夏清河,夏清河说:“东水说的是实情,最近肝指标不太正常,身体疲劳,医嘱不能喝酒,不过首长提议的,我怎么也得表示。”

何怀山说:“有医嘱,夏市长随意,不喝也可以,在座的各位还有身体不舒服的吗?”

大家都表示没有。何怀山说:“那我们七个人完成这些没有问题吧?”

接着进入真正的白酒大战,先是每人走一圈,接着一对一,正如人们在各种酒场上所见到的,花样翻新的祝酒词,把酒局推向一个又一个高潮,人人语气亲切,好像不是亲兄弟也是好朋友,多年不见,推心置腹,欢声笑语,其乐无穷,难分难解,一醉方休。郝东水已经喝得有些晕头转向,多次拿起酒瓶摇一摇,看最后一瓶到底还剩多少,可是最后一瓶似乎永远喝不完。夏清河见他不行了,就在耳边提醒他:“不行就不要喝了。”

郝东水说:“必须让首长高兴。”说着,举起杯子,又敬何怀山,“请首长合适的时候,到唱河渡视察工作,我一定会让首长喝高兴的。”

何怀山一口把杯中的酒先干了,说:“夏市长呀,就凭东水喝酒的酒风,就一定是个实干的人,干工作是一把好手,这样的人我喜欢。”

夏清河说:“首长看人看得很准。”

郝东水给何怀山的酒杯倒满,自己也倒满,准备再举起来敬酒,可是刚刚站起来,酒杯却从手中滑落,接着整个身子不由自主地倒在了凳子上,如果不是夏清河扶一把,很有可能滑到桌子底下。沈山灵一看,赶忙说:“需要不需要送医院?”

何怀山笑着说:“不用,最长一个小时就醒酒了,可以真正地体会一下这个酒的品质。”

夏清河见郝东水倒下,沈山灵又是个女孩子,再看侯山川,也有些神志不清,只好自己端起杯子说:“我先敬首长,再敬大家。”说着,就要和何怀山碰杯,何怀山却没有响应,说:“既然有言在先,夏市长就不用喝了,我看今天就到此结束吧。”

何怀山这么一说,大家如释重负。沈山灵说:“首长让我们提前解放了?”

何怀山笑着说:“沈记者还没有喝够吗?如果想继续喝,我们管够。”

沈山灵赶忙说:“不敢不敢。”

大家散去,郝东水却不省人事,侯山川和范小迪一边一个,把郝东水架上了车,沈山灵说:“送医院去看看吧?”

何怀山说:“不用,肯定没有任何问题。”

既然首长这么说,大家也不好再说什么,就直接回到了宾馆。夏清河交代范小迪照顾好郝东水,如郝东水有什么不适,做好送医院的准备。

实际上一个多小时后,郝东水就酒醒了,他看了看时间,深夜十二点多了,一看范小迪还坐在椅子上,就让他赶快去睡觉。郝东水翻了两个身又睡着了。第二天早晨,他起了一个大早,不但头不痛,而且身体没有任何不适的感觉,早餐还多喝了一碗稀饭。九点钟到何怀山的办公室,郝东水说:“首长给家乡的酒,做了一个大大的广告,真是好酒,我回去就广为宣传,不少喝酒的企业老板,会搞个人定制。”

何怀山说:“我的酒不能白喝呀!要的就是这个效果。”大家一阵笑声过后,开始补办有关手续。

当天办妥了所有的事情,第三天早晨,郝东水他们一早就起程返回。此次任务,可以说圆满完成。

三个月后,总部批文下发,价格由原来的十亿,降为九亿七千万,上水市政府把早已准备好的款项及时支付,土地手续在半个月之内就办妥了,接着,中心广场开工。

经小说作者本人授权转载

编辑:刘丹


评论一下
评论 0人参与,0条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