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篇小说《唱河渡》第32集

来源:纪青云微信公众号

作者:杨志鹏 | 演播:青云 | 录音合成:高毅

钱黎青被纪委带走,接受询问时问他:“介绍你认识夏青河的那个人叫什么名字?”,钱黎青一愣,没有预计到他们会问得这么细。他做出一副突然忘记的样子,说:“十年没有联系了,名字忘了。”实际上他们隔三岔五在一起吃饭,这个朋友是值得花大气力维护的,但他绝对不能暴露他的名字。

询问者说:“你想想。”

这句话一下子提醒了他,不该说的一定不能说,不然会惹出更大的麻烦,他突然想起被带进来前,接到的一个神秘电话,电话里那人警告他:“既然让你进去,一定掌握了情况,找你就是落实相关证据链。该说的可以说,不该说的半句也不能说,挺过来就能平安无事,如果说了后果是什么你知道。”

想到这里他打了个冷战,他低下头,掩盖着自己的惊慌。

当时他见了夏清河,夏清河没有绕弯子,直接问他:“地在什么位置?”他立即拿出了规划图,给夏清河详细讲解了地块位置和周围的环境。

夏清河看了规划图,听了他说的,看看他,说:“看来你办法不小,能在这地方拿到这么大一块地,可不是一般人能办到的。”

他琢磨夏清河话中有话,如果不实话实说,夏清河是不会帮这个忙的。于是,他说:“我通过朋友,认识了大领导的侄子,送了一千万,还答应房子在销售过程中,按期给他百分之十的销售提成。我预算销售大约在十五个亿左右,三期开发全部销售完成后,分他一亿五。”说这话时,他不敢流露出半点不满,以免夏清河对他产生不好的印象。他要给帮忙的人一个只要付出就能得到回报的印象,这也算一种公平交易吧。

他说了那个大领导的名字,夏清河听了有些惊讶,不过他很快恢复了平静,说:“说到这里为止,别的我不想知道。”

他没有再往下说,点点头说:“我明白。”

夏清河看看他,说:“秦岭终南山,是世界典型的复合型大陆造山带,是形成统一中国大陆的主要接合带,横贯东西,位居中央,成为中国南北天然的地质、地理、生态、气候、环境,乃至人文的自然分界线,具有全球地质共性中的独特性,其造山带与盆山地质科学内容丰厚、典型、集中,富有代表性。所以,历来被中国人看作一块神圣的地方,是有识之士躲避世俗生活、升华精神、修身养性的地方。唐代就有终南捷径的说法,那个时候,一个人,特别是社会精英,如果到终南山住几年,就如同今天出国留学归来,是一块金字招牌。因此,终南山自古很少有人大规模建造房屋,即使养心修道的,也只是盖几间茅棚,可今天却被那么多的人盯上了。以我个人的观点,那里是不能动的,不要说青山绿水、自然保护,你想想,古人的智慧不比今天的人差,除了零散的村落外,进进出出的人,为什么只搭茅棚,而不大规模建房呢?那一定有不被常人理解的道理。你说它是中华龙脉,说它事关国运,可能有些迷信色彩,可广义上讲,终南山的背景,是崛起于中国中部、横跨甘肃、陕西、河南的一条大山脉,从而形成了中国气候的南北分界线,因为有大背景的存在,终南山才有了得天独厚的的自然环境。

这样一个地方,显然不是住在终南山下人的事,其大背景是中华民族的一种精神和文化象征。人总要有所戒惧,什么都不怕,什么都不信,对未知的世界毫无敬畏之心,这是要出问题的。”

夏清河滔滔不绝,他有些急,听夏清河的口气,好像他不想办这个事。他想等夏清河说话的空间,插话说明请他帮忙的意思,可夏清河没有停下来的意思,继续说:“所以,我个人的观点是终南山不宜大规模开发,可这件事涉及面太广,各种力量的角逐很激烈。主张开发的人也有他们的道理,城市建设需要钱,钱从哪里来?卖地的收入最直接,也是最快的,已经被这些年的高速发展充分证明了的。”夏清河又给他列举了几种观点,最后说:“尽管有关部门最终允许终南山开发,并不是说可以乱开发,前提条件是,必须在首先保护的基础上开发。”

他想,什么叫在保护的基础上开发,一块遮羞布而已,土地到了开发商手里,当然追求利益最大化。门槛由人设计,跨门槛的人不同,有的人跳过去,有的人搭个木板走过去,有的人干脆把门槛卸了,走过去再安上。这一切都是人操作的,你敢批准,我就敢干。当然这些话在他心里打了转,丝毫没有流露出来,他反而做出一副真诚的样子说:“这块别墅和花园洋房的规划,我花了大价钱,接受了深圳一位做地产的朋友建议,请了一个台湾设计团队做方案。”接着他把方案详细说了一遍,讲得绘声绘色,夏清河显然被打动了,这时他才说:“两年环评报了三次,都没有通过,如果这样拖下去,我确实支撑不住了。”接着,他把资金使用情况也说了一遍,目的就是博得夏清河的同情。这一招果然有效,夏清河终于答应帮忙。

询问者见他没有动静,问:“想起来了没有?”

他赶忙收回思绪,突然想起了一个已经移民美国的地产商,就随口说了他的名字,一是因为那个朋友把地产做到了澳大利亚,很少回国内,再者那个家伙的后台在京城。

询问者听了说:“是那个移民去美国的地产商吗?”

他说:“是的。”

询问者说:“你继续说怎么和夏清河见面的?他又是怎样帮你的?”他点了下头,接着说。

听了那位地产开发商朋友的话,我就请他帮忙,约夏清河出来吃饭,夏清河回话说:“可以见面聊下情况,吃饭就不必了。”

这样,我与夏清河在紧挨省政府办公大楼的步行街一家名字叫尚品茶馆见的面。那家茶馆几年前关门了,我的记忆好像换过两轮,那个地方还有一家超市,名字好像叫千家乐。

一见面,我有些吃惊,夏清河并不像我想象中领导秘书的样子,而像一个部队出来的军事干部,他个头至少有一米八,两只眼睛像鹰一样有神,盯着你时,眼光立刻穿进你的骨头,你连半点假话也不敢说。所以,我给他说的事,包括杜乐天给我的第一桶金,全部是实话实说。我说我在拿终南山这块地之前,已经有三千万了,日子过得很舒坦,自从开始盯上这块地,一天也没有安宁过,可能我脑子不适合干这样的事,整天昏昏沉沉,好像一切记忆都是模糊的。做这件事太难了!如果现在能退回去,我绝对不会干这个活。听起来是一个大地产商,岂不知像一条到处求人要饭吃的野狗,搞不好还会被人打一棒,只得回家躺在狗窝恢复体力。害得八十岁的老母每天晚上见不到我不睡觉,媳妇更是坐在沙发上,等我回家才开始洗漱。她们就是怕我出事呀,怕我想不开寻短见。那时真的支撑不住了,要不是想起八十岁的老母亲,我真的可能跳楼了。死了一了百了,一切的压力和烦心事就没有了。可媳妇有一次见我情绪不对,就用拳头打着我的胸口说:“你可不能寻短见,你要走了,孩子我会带大,我还可以嫁人,可咱妈咋办呀,她老人家老年丧子,这坎能过去吗?”我听了老婆的话,大男人第一次当着老婆的面流泪了。我对老婆说:“你放心,我绝不会在老娘走之前走。”她一听,更来气了,说:“你不管我可以,你不养儿了?儿子是你的骨血,我只是生了一下。”我一下搂住她,说:“好好好,我送走你再走!”她在我怀里撒娇说:“我才不想走哩,要活一百年。”我说:“好吧,陪你一百年。”

你们想想,我是在咋样的状态下才挺过来的。夏清河听了我的经历,可能被感动了,他就问项目的具体情况。我正好带着规划效果图,我给他解释了整个田园物语的理念。我说,尽管这个别墅区在山里,但首先考虑的是生态环境,利用这片土地的低洼部分,做出一个人工湖,将一片山地变成湖光山色的山水公园。当然这不是我想出来的,而是我花了大价钱请的台湾设计人员想出来的。他们说,这样的别墅区,既要建成森林里的城市,又要建成一个山色水光相融合的景区,使自然山水融入人间生活。他们说这是未来人类居住所应追求的目标。这个名字也是他们起的,田园是说自然环境,物语是说人要与万物对话。当然他们还有很多说法,太专业,我就不说了。总之一句话:田园物语不仅仅是一个住所,更应该成为当代人文生活社区的标志。

夏清河听了我的介绍,显得有些激动。他说:“这是个好项目。对终南山的开发,本来就有争议,赞同者说,终南山地是大自然送给我们不多的资源,我们要充分利用好,在人民不断富裕的当下,打造出与这个繁荣昌盛的时代相匹配的高端地产产品,提高城市的品质,给后代交一份前瞻性的答卷。反对者说,越是好的资源,越要留给子孙后代,我们还处在一个急于发展的时期,缺乏长远的眼光,很可能浪费了青山绿水,破坏了自然的本来景色。最后实用派占了上风,他们说,正因为是中华龙脉,十三朝古都,有多少皇帝埋在那里,这样的地产产品肯定好卖,土地能拍出好价钱。你这个田园物语不但是个好地产项目,能卖出好价钱,而且又注重了与环境的协调,突出了山光水色这个龙眼,代表了人们追求生存与自然和谐的理念,有利于城市居住品质的提高,也有利于对自然环境的保护,这个忙我帮。”

夏清河的表态,让我看到了希望,我觉得火候到了,就从口袋里掏出一个信封,里面装了一张二十万元的中国银行储蓄卡,之所以给他二十万,也是一种试探,只要他接了,后面可以再送,或者接受我送的其他好处。我把信封递到他的跟前,说:“这事就麻烦夏秘书操心了。”

他看着我问:“材料吗?”

我说:“一点心意。”

夏清河用手一摸,知道是银行卡,他立马换了表情,口气坚决地说:“如果这样,就变味了。”

我看着他,不知道该怎么解释。夏清河盯着我说:“我不敢自称是一个廉洁奉公的人,我如果说组织培养我之类的话,你可能认为我唱高调。但我到领导身边当秘书时,老父亲给我说过一句话,一直在鞭策着我。我六十多岁的老父亲,知道我给副省长当了秘书,把我叫回家,全家吃了一顿饭,然后对我说:对咱老夏家来说,省长是个了不得的大官,跟着这样的大官,可不能仗势欺人,更不能以权谋私,用公家的权力,给自家捞好处,那笔债来世都还不清呀!如果有机会,多给老百姓办点事,咱家的祖坟上,就不枉冒了这股青烟。”

夏清河说完这句话,问我:“你理解吗?”

我只好说:“理解。”

夏清河坚决拒绝了我,他说:“这个忙有意义,值得帮。”他想了想,说:“直接给领导送资料这种方式不妥,通过什么方式送也是一个问题,如果我直接拿过去,既没有走程序,领导也不会轻易地过问,因为这是一个商业项目,涉及商业利益,领导特别警惕这种事。这样吧,既然是一个对终南山开发具有启示意义的项目,我介绍你去找省报的记者胡希文,他是我的校友,你把项目情况给他介绍清楚,他选个角度写篇内参,省报的内参是直接送达省委、省政府领导的,我关注一下,尽量让领导批示,这样再协调落实就顺理成章了。”

夏清河说完,就给胡希文打了电话,说明情况后他就离开了。

我按约定的时间,下午三点半,把胡希文接到了我市里的办公室。一看胡希文就是老手,中等个头,一双鱼鹰一样的眼睛,随时准备钻进水里,获取猎物。他说:“夏秘书一般不开腔,开腔就是重要的事,这事我给你办。”我按他的要求,把有关这个项目的资料复印件,都给了他一份,他简单地翻了翻,我又把给夏清河介绍过的情况,给他重复了一遍,胡希文看着我,说:“有时候看看你们做企业的也怪可怜的,耍钱的时候威风,好像有钱就有了全世界,要干什么就干什么,其实不然,在有些当官的眼里,你商人就是个围在火堆边等待食物的狗,瞅主人不注意时,突然伸出爪子,火中取栗。”

我在心里骂,这个狗记者,开口就想扒了你的裤子,让你光着屁股说话,没有遮挡。我就想,那张没有送出去的二十万的银行卡,能否打发得了胡希文。这时,胡希文说:“我回去认真看了材料再和你商量。”

晚上,我在市里当时最豪华的御园大酒店,请胡记者吃饭,他给夏清河打电话,要夏清河也来一起坐坐,夏清河说晚上有接待任务来不了。吃完饭离开时,我把被夏清河拒绝的那张银行卡,递给了胡希文,他马上明白我的意思,说:“不用了,夏秘书交代的事,我会认真办,这个就不用了。”我说:“一点小意思,请朋友们吃个饭啥的。”我怕他知道了数字嫌少,就又加了一句:“来日方长,事情办妥了再重谢。”

胡希文说:“那好,恭敬不如从命。”说着他就收下了。

经小说作者本人授权转载

编辑:刘丹


评论一下
评论 0人参与,0条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