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篇小说《唱河渡》第31集

来源:纪青云微信公众号

作者:杨志鹏 | 演播:青云 | 录音合成:高毅

钱黎青回到市里,也没有回家,住到一家大酒店,吃了睡,睡了吃,休息了两天,认真想了想与杜乐天谈合作的方案。第三天一大早,他赶回了田园物语,说是要陪杜乐天吃早餐。一见面,两个人显得特别亲热,好像不是隔了两天,而是很长时间。他问杜乐天:“老板,感觉咋样?”杜乐天说:“不错,想不到你在大山里,搞出个别有洞天,要红尘有红尘,要天堂有天堂。”他笑着说:“老板在京城啥光景没有见过,我这只是小儿科。”两个人吃完早餐去办公室聊天,他刚打算聊合作的事情,杜乐天突然说:“我问你要样东西,不知你舍得舍不得给?”他笑着说:“老板尽管说,能带走的带走,不能带的就让人给您送去。”杜乐天一本正经地说:“这可是你说的?”他说:“老板能看上,说明小弟这些年有长进,进步的一半功劳也得归老板,你要我有啥舍不得呢?”

杜乐天眯着眼,看看钱黎青,说:“那我就问你要一个人。”钱黎青一愣,笑着说:“老板啥场面没有见过,我这山沟有啥精灵古怪?”杜乐天说:“可真有精灵古怪,甚至有修炼成仙的。”这家伙肯定在开玩笑。钱黎青没有当回事地说:“看上谁就说,不管是天上长翅膀飞的,还是山上长腿走的,你看上啥,我一定叫人给你弄到手。”想不到杜乐天呵呵大笑说:“你不要说大话,我说的这个人,要么是你自己下过大本钱的,要么可不是你说要给人家就愿意的。”钱黎青越听越糊涂,瞅着杜乐天说:“老板干脆点名。”

杜乐天看看他,一个字一个字地说:“穆——小——碟。”

钱黎青一愣,不是别人,怎么偏偏是穆小碟?杜乐天见他没有接茬,说:“你可不要反悔说过的话。”钱黎青一时还真的不知道该怎样回答杜乐天。既无法说明穆小碟是郝东水的女人,又无法说出其他理由。他就问:“咋的看上这个女娃了?工作倒认真,是把好手,可你那么排场的大公司,在京城啥人招不到,看上这山里的一个其貌不扬的女娃。”杜乐天看着他,说:“你可不要小看了这女娃,这两天她服务很到位,昨晚聊起来,才知道她是一个普通人家的孩子,市里也就贷款买了一套房。我想这么漂亮的女人,干脆睡一觉,我开价到一百万了,她都不答应。他娘的北京的三线明星也不过几十万吧?”杜乐天又说:“我问她是不是你的女人,如果是我绝对不碰,如果不是,要多少我给多少,这世上还没有我得不到的女人。可她咋说?她说我谁的女人也不是,然后反问我说,我说一千万,你肯定不出,说老实话,就是拿一千万,在杜老板的天平上,你觉得值吗?肯定不值。我说,别,我如果愿意出一千万呢?她说,这是个玩笑,尽量不开这样的玩笑,如果杜老板还有其他要求,作为接待人员,我们尽量满足。如果没有事情了,就祝杜老板晚安!说完走了。”

听了杜乐天的叙述,钱黎青突然感到兴奋。想不到这个穆小碟给他撑了脸,没有背着他把自己卖出去,一刹那他对穆小碟竟有几分敬佩,不过这种敬佩之情也就持续了几秒钟,他马上想到了穆小碟的再次利用价值,他就笑着说:“那个女娃,倒真的是个有品位的女娃,不是随便乱来的人。不过她谈过一次对象,肯定不是处女了。如果老板真的看上了,我去做工作,不用一百万,更不要说一千万了,我送给老板就行了。”杜乐天喜上眉梢,两眼放光,说:“这可是你钱黎青说的?”他说:“老板,你和我打交道,哪一次我说了没有办到。包括当年的搬家,拿了钱走人。”他之所以这样说,就是要给杜乐天造成一种他亏欠他的心理,以有利于后面的合作。

杜乐天说:“这倒是。”

就在这时,杜乐天的手机响了,他接起来,手机里说:“有一个很重要的朋友到你们省城了,我马上把他的手机号发给你,麻烦你亲自接待一下。”接完电话,杜乐天给钱黎青说,打电话的是北京的合作伙伴,他得马上离开。说着起身,给另一个房间的司机打电话,让他马上把车开到门口。钱黎青见杜乐天急急忙忙,看来要说的话只能后面再说。不过杜乐天上车前,又叮咛了一句,说:“接待完朋友,我再回来,事情说妥了。”他连连点头,说:“一定。”

送走杜乐天,钱黎青把穆小碟叫到了办公室,他琢磨着怎么让这个女人再扛一次事。穆小碟进来后,他还没有开口,她却先说话了,她问:“钱总有事让我办吗?”

他看看穆小碟,突然发现这个女人更加漂亮了,算算她到田园物语快五年了,比起刚来时,多了几分成热,更显得身材火辣,凸凹分明,充满了青春的活力。他相信,任何一个男人的眼光落在她的身上,就会立刻产生丰富的联想,怪不得杜乐天会有想法。穆小碟见他不说话,没话找话地说:“钱总,商水长街项目进展怎么样了?好像你有一个月没有过去了吧?”是啊!他有一个月没有去过商水长街了,一直在省城寻求资金支持,或者合作伙伴。他说:“整体进展不错,一部分商业网点已经开始运营了。不过我最近一直在省城忙其他事。”他看看穆小碟,说:“你看这个杜乐天,那么大的老板,身家几十亿,怎么会有这种荒唐的想法。”似乎穆小碟知道他要说什么,就说:“有钱就任性呗。”他说:“可不是任性,他刚才走的时候,还专门交代我,让我做做你的工作。”他这样说的目的,是在试探穆小碟的态度,以便采取更为适当的方法。

穆小碟不说话,低下头看着地面。

他又说:“按理说,杜老板是我起家的贵人,现在又想和我合作,也是一个值得合作的大老板,在我地盘上,看上了一个女人,无论如何也得给他办到。可为什么是你哩?”穆小碟听了这句话,突然抬起头,说:“老板,你的意思我明白,但这件事没有商量的余地。你对我有恩,第一次的要求我办了,我虽然出身贫穷,但我明白事理,懂得知恩图报的道理,但我也有我的底线,我不能把自己卖了。”

他想不到穆小碟这么坚决,把他要说的话堵了回去,他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办,就自嘲地笑着说:“我也这么想。”

说完这句话,他觉得再说无趣,就说:“你忙去吧,这个事情,我想想怎样给杜老板回话。”他留个余地,想找到一个更好的角度,再找穆小碟说,最终目的是要穆小碟办了这件事,他不能因为一个女人而坏了后面合作的大事。可是,让他万万没有想到的是,第二天早晨,他还没有起床,接到侯山川的电话,说郝东水要穆小碟今天就到上水去,说有重要的事需要她办。放下电话,他一肚子的火气,他猜想一定是穆小碟把这件事告诉了郝东水,郝东水才叫侯山川打电话给他的。可是,即使他有一百个不高兴,他也不能阻止穆小碟去上水,因为他给郝东水说过,他的女人他钱黎青一定给他保护好,而且随叫随到。何况眼下郝东水是不能得罪的,商水长街虽然重新招商,但他经手的部分,后续工作离不开管委会的支持。所以,郝东水此刻是一个绝对不能得罪的人物。

虽然他窝了一肚子火,但他还得派车,于当天下午把穆小碟送到了上水市,交给了侯山川。

三天后,省报的记者胡希文给他打电话,说杜乐天被北京来的公安带走,涉及一桩资金诈骗案。他听了一惊,庆幸还没有和杜乐天合作,否则不知道又会弄出什么麻烦。可同时,他接到侯山川的电话,说郝东水让侯山川把穆小碟留在他的运营公司。他一听火了,怒吼:“你是跟我合作,还是跟郝东水合作?”

侯山川平静地说:“我们都跟郝东水合作。”

听到这句话,他一屁股坐在椅子上,像一个被钉子扎破的轮胎,立刻没有了底气。正是因这件事,他对郝东水的态度发生了一百八十度的转变,要说过去敬重他,还有感情的成分,可通过这件事,他看清了郝东水的真面目,他就是一个完完全全的伪君子。过去那些毫不在意的细节,此刻在他眼里,变成了郝东水的表演,郝东水只是表面装出一副廉洁奉公的样子,可骨子里仍然不允许别人侵犯他的利益,如果他的利益一旦受损,他会毫不犹豫地,而且是冠冕堂皇地出手保护。

所以,他决定把郝东水供出去,至于后果,他管不了那么多。说他是忘恩负义的小人、不讲交情的奸商、没有担当的王八蛋,他都承认。谁到这个地方也扛不住,他甚至怀疑那些电影电视里,受尽折磨宁死不屈的革命者,都是作家编的故事。他是一个自由惯了的人,从拿到老板一百万开始,他就给自己当老板,一切都是自己说了算,爱到哪就到哪,行动从来都是随心所欲。可他仅仅被关了十天,就感到了失去自由的滋味,他已经受够了。

当他坐在审问者的面前,准备主动从田园物语接待郝东水说起时,人家却说:“这些天你说的,我们核实了,那些在终南别墅违建中,接受贿赂的人,一定会受到法律的惩处。今天,你说说田园物语的环评怎么过的。”

钱黎青愣了,本来想先说郝东水,如果不涉及夏清河,就尽量不提夏清河,免得再扯出什么事情。可人家偏偏追问田园物语别墅区是怎么通过环评的,这明明是针对夏清河的,他的思路一时乱了,难道终南别墅违建案中,夏清河还给别人办过类似的事,被人供了出来?他想了想,是说还是不说,正当他拿不定主意的时候,审问的人说:“不愿意说是吧?可以,不过像前几天一样,最终你还得说,迟说不如早说,对我们而言是工作,对你而言这可不是工作,你说是吧?”

这个人还挺幽默,钱黎青也来了一句,说:“如果这是我的工作,就不受这样的罪了。”

结果对方一听,脸一沉,说:“我以为你觉得挺好玩的,终于可以休息几天,挣钱太累,还要动那么多的心思。”

刚进来时,见他们脸一沉,钱黎青就有些害怕,担心不配合人家会报复。几天过去,适应了他们突然变换的口气,他已经不怕了,就叫屈说:“谁愿意这样,还不是被逼的。”

对方说:“我们相信你是被逼的,你不愿意做,明明知道是错的,甚至是犯罪,但你还要做,目的无非是获得想要的利益。那你既然做了,我们就得找你,你就得把话说清楚。这既是我们的工作,也是你的义务。”

他看躲不过了,只好如实交代。

钱是个好东西,可挣钱绝不是一件轻松的事。对于像我这样从农村出来混的人,要想挣钱,就要像牛那样吃苦,像马那样奔跑,像狗那样看人眼色,像鹰犬那样机灵,有时又要像猪那样愚蠢,像蚂蚁那样卑微。说起我拿的那块终南别墅地块,虽然让我赚了大钱,可过程中吃的那些苦,八辈子也难以说尽。今天再让我去做,我已经没有那样的力气,更没有那样的胆量。就像一个人半夜做了噩梦惊醒,就算尿床他也不会再到噩梦里去。

那是十五年前,我使出了吃奶的劲,过五关斩六将,才拿到了终南山那块别墅地,经过一年多的奔忙,其他手续基本办妥了,就是环保评估过不了关。自从我从石油老板杜乐天那里拿来一百万,干了八年挣了三千万,为拿那块地,我不但把三千万全部填进去了,还在银行贷了两千万,从朋友那里借了一千万,我把市区的房产全部抵押了,就连我现在住的那一套别墅,产权也抵押了。可我跑了两年时间,报了三次环评,就是通不过,直接影响开工,如果再拖下去,不仅会不断加大开发成本,而且会错过最佳销售时机。

如果赔进去,恐怕连本都没有了,我怎么给一家老小交代?我把他们接到了城里,过上了城里人的生活,可就因为这个项目,把他们再送回乡下?我要跳了楼,性命不足惜,老婆孩子可以不管,可我八十岁老娘谁养呀?正在我一筹莫展的时候,在一个饭局上认识了一位地产商,他提醒我,这样的事情不是明摆着吗?得从上面找人干预。他说,雷副省长分管环保,他的秘书叫夏清河,如果找到他,这件事情就有转机。他说夏清河是一个仗义的人,看见不平的事,总会帮别人。这位朋友还说,他一个朋友就是因为有人难为他,环评老是通不过,最后找到了夏清河,通过夏秘书,把反映问题的材料递到了雷副省长那里,雷副省长批示后,很快解决了。如果从下面向上报送,那你就等着吧,也许两年三年也不一定能解决。

钱黎青说到这里,被询问的人打断,问:“介绍你认识夏清河的人叫什么名字。”

经小说作者本人授权转载

编辑:刘丹


评论一下
评论 0人参与,0条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